2010’07.03・Sat

和安安的联文www

之前想的那个死蠢失忆梗,我们就是狗血死蠢星人XDDD

安安我们终于合体了=3= (说法好奇怪啊不对!!!
前篇安安 后篇我/~

离心力
——副标题:亲爱的我变成男人了!





【前篇】



物体旋转得太快的话,就会在某个瞬间脱离原来的转轴。忽然飞出去的可以是日常可以是命运的齿轮,可以是在原地打转了二十四年的关系。
——当然,也可以是一个普通的转椅。


故事开始于火锅聚会上一场愚蠢的国王游戏。

“4号!惩罚游戏内容是……给最讨厌的人发‘老婆我想你’的邮件!”

岸谷新罗兴奋过头的话音刚刚落下,桌子的对面就响起了杯子的爆裂声。众人一同转向了声音的来源,向那个已经黑了半张脸的金发男子投去了同情而畏惧的目光。

“咦?4号是静雄啊?那就简单了,只要发给临……”
“开什么玩笑!!”

明显被抽中的平和岛静雄猛地站起来拎起岸谷新罗的前襟,桌上的盘子瞬间被粗暴地拍碎了好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国王看着他额头上爆起的青筋,依旧不怕死地继续开口。

“这可是第一轮啊。静雄你要是不遵守规则的话,这个游戏就要半途而废、无疾而终了!这样好吗?大家都会因你而扫兴,只能默默低头涮自己的肉和蔬菜,在内心默默地流泪……”
【不我觉得还不会到那个程度……】
“只是一封邮件而已!你只要说发错了就好了!而且,临也说不定会被你吓到心脏病突发离开人世呢!”
“……”

平和岛静雄缓缓地松开了手。半曲着膝盖的岸谷新罗跌坐了下来,转头对身边的赛尔提做出一个无比温柔的笑容。
然后,在众人“不用勉强真的不用勉强”的眼光中,平和岛静雄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当然那来自众人的眼光中也夹杂了一丝热烈的期待——只是他并没有注意到两眼已经发光很久的狩泽绘理华。

“把那只死跳蚤的邮件地址给我。”

他咬牙切齿地说,黑色的杀气从嘴角的笑容里满溢出来。被吓死是最好,要是折原临也敢来嘲笑自己就杀了他,在那之前先捏爆他的头让他彻底忘掉这件事。反正迟早是要杀掉他的,一封邮件也不是什么问题。——平和岛静雄有些释然地想。

几分钟后,那封承载着各种黑色期待的邮件被发送了出去。
折原临也的反应来的比预想的快——平和岛静雄死死盯着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一边决定在听到对方恶心的声音的瞬间挂掉电话一边按下了接听键。
然而听筒那边传来的,是他明明熟悉、却又夹带着陌生的哭腔的声音。

“亲、亲爱的……我不知道这里是哪里……还有、还有……我好像,变成男人了……”

手机干脆地滑落到了地面上。他半晌才放下了维持握着手机姿势的手,僵硬地低下头看着仍在通话状态中的手机,忽然像扑灭什么诅咒一般以迅雷之势按下了结束通话的键。
房间里归于一片沉默。
只有锅子里的水,像是不识场合似的,因沸腾而发出了噗噗的轻响声。


——绝对不对劲。


平和岛静雄后来不停地接到折原临也的来电,他一边烦躁地按掉一边朝新宿的那间公寓走去。踹开门的时候他像过去那样笑容满面地呼唤那个名字,半句我来揍你了戛然而止于眼前混乱的场景。
折原临也抓着手机坐在地上,额头醒目地青了一大块。他的身后是散落在地上的各种资料,还有分离成两个部分倒在地上的转椅。在看到平和岛静雄的瞬间,他抬起头,露出了好比看到救星一般的表情。
如果要从这个现场做出一个简单的推理的话,那就是——折原临也从转椅上飞出去撞到头了。

“你认识我吗?请告诉我我是谁!”
——哦,这家伙失忆了。
“……那个,可能我以前是个女人……”
——……看来不仅是失忆,连脑子也撞坏掉了。

平和岛静雄完全没有意识到让对方产生这样的误会的罪魁祸首正是自己那封时机好过了头的邮件。他重新打量了一下没有任何演技感的折原临也,忽然转身朝门外走去。

“等、等等!”

折原临也只顾抓着手机就跟了上去。平和岛静雄不爽地加快了脚步,却丝毫没有甩开身后的那个人。
血管再次在他的脸上浮起。

“不要跟过来!”
“……对、对不起!我只是想问……”
“折原临也。你的名字叫折原临也。知道了就快点滚回去。”
“……临、也?……好像男人的名字哦……”

——废话你本来就是男人啊!

平和岛静雄转过身,决定放任这个撞到头的男人去发神经。而当他再次提起脚步时,背后又响起了有些犹豫的呼唤。

“请问……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唯唯诺诺、礼仪端正。
从他们最初见面的时候起,折原临也就从来不是这个样子。
现状与记忆巨大的差别让平和岛静雄感到了没来由的不爽。

“平和岛静雄。……我和你不怎么认识,你要问关于自己的事的话,还是去找别人比较好。”
“静……咦……?……难道这封邮件是你发的?”

平和岛静雄在听到某个关键词的瞬间心脏漏跳一拍。他像一个忘了上油的机器一般僵硬地回过头,折原临也手机屏幕上那行字眼熟到他想揍人的地步。
——老婆我想你。
发件人是,小静。

冷汗从他的额头渗出。

“……这个……不是我发的。”
“我想也是……就算是看到我变成了男人,也绝对不会说什么不怎么认识之类的话……嗯……虽然他一直挂掉我的电话,但是,一定只是因为他现在很忙而已……”

他低下头,越来越轻的声音有少许的颤抖。平和岛静雄觉得自己似乎应该安慰他一下,没有察觉他的手指再次轻颤着按下了通话。
在意识到自己的手机为什么会响的时候,一切已经晚了。

“……咦……”
“……啧!”

就像是小小的坏事忽然败露一般,平和岛静雄感到了一丝心虚与用以掩饰心虚的愤怒。他用力地转身,用背影诉说自己已经不想再参与这破事的决心,留下折原临也独自站在街头,静静地静静地。

“喂!不要站在路当中啊小子!”
——啊啊吵死了。
“跟你说话你听到没有!聋子啊!”
——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
“好像不仅是聋子还是个呆子呢!脸倒是不错,卖给有那种兴趣的老板能赚点零用吧?”
——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啊混蛋!

平和岛静雄将自己的各种怒火用一拳发泄出来,混混猥琐的笑容和他的脸一起彻底变了形。

“……你他妈撞到头连逃都不会了吗!!”

他朝折原临也吼着,后者的眼里却依稀闪烁着发现自己还未被完全抛弃的希望。然后他无力地再次走开,身后啪嗒啪嗒的脚步声又跟了上来。

“别跟过来!回你自己家去!”
“家?……我不知道我们的家在哪里,所以只好跟着你了啊……”
“……啊?”
“平和岛先生你的家不就是我的家吗?说来既然我已经嫁给你了,我是不是已经改名叫平和岛临也了?”
“……住嘴!那封邮件我只是发错了人、啊不是,……总之我和你才不是……才不是那种关系!”
“就因为我变成了男人?我会努力变回去的,所以求求你,请不要赶我走!”

……这到底是什么鬼展开啊!!!

平和岛静雄有生以来第一次产生了认真的想要杀掉岸谷新罗的念头。他觉得自己一定是被那封邮件诅咒了,才会来到如此诡异的现状。
此时此刻在他身后的这个人是折原临也。
是他最讨厌、最讨厌、讨厌到恨不得要杀掉的折原临也。

“啊烦死了。要跟就跟随便你吧。”
“平和岛先生……”
——好刺耳。

他忽然停了下来。折原临也因惯性撞到了他的背上。

“不要这么叫我。”
“咦……那……静雄先生?”
“不对!”

——给我醒醒啊,你这个死跳蚤。虽然你一直这个样子的话,我也终于可以过上安稳的生活了……

折原临也犹豫了一下,然后露出了有些羞怯的表情。

“……那……老公?”
——安稳个头啊!!!

平和岛静雄觉得自己的理智即将崩溃。他俯下头凑到折原临也的面前,像过去那样笑得杀气腾腾。

“你敢这么叫一次,我就立即把你揍到再也说不出话来。”

然后他转身继续前行。身边的喧嚣如同要衬托他们的沉默,直到一切在他身后的人熟悉的语声中忽然静止的那一秒。

“——小……静?”
“……”
“啊因为手机里存的是这个名字,所以我……”
“……不准这么叫。……叫静雄就好。”

——被那样叫的时候会觉得火大。那个家伙,正是因为知道这一点,才坚持着在人前人后坚持不懈地这样叫着。
而此刻站在他身后的,是个陌生而又让人放心的……脑子有点短路的人,只是这样而已。
只是这样而已。

“静雄~”

他还没来得及对背后忽然响起的带波浪线的语调做出反应,折原临也已经从背后抱了上来。周围瞬间齐刷刷几十道滚烫的视线,烧断了他最后一点理智。

“给我放手!!”

他狠狠地甩手,将折原临也的身体像扔小石头一样甩到几米外的电线杆上。他看见他的头用力地敲在电线杆上,发出沉闷的碰撞声。

“好痛……”
“……”
“……好痛啊……静雄……”

那个称呼出口的瞬间,平和岛静雄忽然想揍自己一拳。
不是因为又没控制力道。
不是因为没能干脆把他杀掉。
他只是发现,在看到折原临也的头撞到电线杆的时候,自己竟然有那么一点,有那么一点点——期待他能够变回过去那个讨厌的家伙。
对于这样的自己,他觉得——无比火大。




【后篇】


最终上天还是没能让自己如愿,几乎完全变成陌生人的前死敌就这么捂着后脑坐在地上呜咽起来。
“好痛…………好痛啊、静雄…………静雄…………”
含糊不清的音节渐渐化做货真价实的哭声,静雄呆呆地看着折原临也的眼泪掉到地上晕出一个个深色斑点。
————啊、把他弄哭了。
但就算这样,也不会有什么罪恶感、因为是跳蚤嘛。

拼命这么在脑中说服自己的静雄,最终还是败给了围观群众灼灼的视线。最后当人群中传出不算响亮又万分清晰的一句“好过分。”后,金发的暴力魔神大步上前拽起还在地上抽抽搭搭的黑发青年挤出人群。
…………妈的!这到底是倒了什么霉!拖着临也转进远离喧嚣的小巷,确认四下无人后静雄放开了手。
“听着,”看着眼前低着头大概还在哭鼻子的家伙,不耐烦地抓了抓头“我……”
“对不起!”话还没说出口就被临也90度鞠躬的道歉打断了。
“真的很对不起!我、我没有考虑刚才的状况…………就做出那样轻率的举动,给静、静雄你带来困扰了呢……真的、真的很对不起……”
“喂、等等,不是……”
“因为我变成男人了、所以那样在外人看来会很奇怪吧……对不起……我、没有想到这点……”
是啊是啊在外人看来何止奇怪简直是惊悚!要是他们再看到现在的你大概就得直接送医了!伸手揉了揉隐隐发胀的额头“够了你给我闭嘴听好了!”
静雄摘掉太阳镜看着对方一字一顿“我不是你的老公!你也不是女人,现在不是,以前也不是!从来都不是!明白了么!?”
“………………我明白了……”
“哦?那就好……”
————————太好了看来日语还说得通、
“……果然我让静雄生气了……”
混蛋不对你完全没明白!!!
“所以我说了我和你不是……”
“说谎。”临也转头看着一边的墙角“……静雄你骗人…因为……我知道的……”
“哈?”你知道什么?!强压着想把他揍进对面墙里的冲动,静雄继续听着对方莫名其妙的发言。
“因为、”临也突然抬起头眼神坚定地看着自己“我的手机里,只有静雄你一个人的名片是用的昵称!而且静雄所在的分组……只有你一个人————所以、静雄…对我来说果然是最特别的那个人不会错的!”
静雄满肚子火气顿时化作胃痛。啊啊简直错得离谱!特别的那个方向完全错了!!!
沉默被当做了默认,折原临也突然握住自己的手诚恳真挚“也许我失忆后这段时间……哦不大概在失忆前就做了什么惹静雄生气的事情了吧……所以才会……让静雄讨厌了、那个……虽然我还不是很清楚,但是对不起!那个、我会努力弥补的,所以、…………所以请不要生气了……”临也的脑袋又低了下去,声音也渐渐变小了“还有……请不要讨厌我……”
“好了不要再说了……”混蛋跳蚤你就算失忆了也总想弄死我么!庆幸自己的心脏足够强韧没有当场停跳。
“静雄……是肯原谅我了么?”
“……总之现在先回家。”头似乎开始痛了,静雄只想回家睡一觉把这一切麻烦抛诸脑后。
“嗯!那就一起回家吧~”
那个撞坏头的家伙似乎又乐观地误解了什么……算了不管了……烦死了……
“喂!别拉着我的手啊!快放开!”
“对、对不起……毕竟还是在外面是吧……我会注意的……”

甩开路上各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目光的注视,静雄终于无事跨进自家门,要不是身后还跟着个失忆的折原临也的话大概立刻就能扭转这一整天不快的心情了吧。瘫坐在沙发上,想抽烟摸遍全身口袋却没发现烟盒。大概那时候跑丢了?可恶果然倒霉到家。
“哎……这就是我们的家啊……比想象中小一点……”
什么“我们的”……是我的!懒得也无力再去纠正他,静雄起身走向浴室“我累了,洗个澡就睡觉。你就……随意吧。”
——会不会对他太冷淡了?如果真是失忆的话……其实也有点可怜。
哗哗地冲着脑袋的静雄觉得自己冷静了一点。回想起今天初次见识的临也的各种表情,特别是刚刚哭出来的样子,有点委屈、总觉得……真的是自己的错一样……
————果然道歉的应该是自己么?
“……那个、静雄……?”
“呜哇!?你、你进来干什么?!”
“那个……只是、需要我帮你搓背……么”
回过神来猛然发现不知何时那家伙进了浴室,手里握着海绵局促不安地偷瞄着自己。
“不用!快出去!”
“对、对不起——!”
————烦死了!果然跳蚤不管变成怎样都那么让人讨厌!狠狠否定掉方才心中的愧疚感,静雄试着闭上眼躺进浴缸里。
啊啊糟透了……这样一点都放松不下来啊……
脑中浮现的是刚刚慌慌张张退出去的黑发青年,脸上有点受伤的表情。
——————算了、至少给他准备一份洗漱用具吧……

出来后简单地和坐在沙发上发呆的临也打了声招呼就回自己房里躺下了。应付这样看上去人畜无害的跳蚤居然比那个最凶情报贩子还累人。
关上灯静雄把脸埋进枕头里希望疲倦能尽早结束这一天。
然后突然被身边的响动惊起了。
“…………你这又是干什么?”
折原临也穿着自己刚刚留在浴室里给他预备的睡衣趴在自己旁边。越过宽大的领口可以清楚看到锁骨漂亮的曲线和更下方的单薄胸板。
“……一起睡啊,我们,不是夫妻么……”
“……………够了、给我出去!!!”
抓这他的领子把他从床上丢下去,静雄觉得自己实在受不了,明明打算至少现在不要对这家伙那么粗暴,但是看着他的这张脸,听到那些不搭调的台词,心中的烦躁就立刻突破界限。
“………………对不起、”
又是那个带着哭腔的弱弱声音,“……因为我……变成男人了,所以感觉很恶心吧……对不起……我、没有考虑你的感受呢……”
是啊好恶心所以你这家伙快住口啊!
“……那我、就在外面睡了……晚安,静雄。”
“………………”
翻过身背对着门,轻轻的咔哒声后一切回归宁静。
这么说来,外面没有毯子之类的呢……
算了,只是一夜而已,对跳蚤来说才不会有事。
这么说服自己,静雄的意识慢慢沉入睡意的水平面下。

=======================================

折原临也作了一个噩梦。
梦中自己失忆了,忘记了一切失去了作为自己的存在,变得孤单恐惧不安。而梦中自己唯一能依靠的只有平和岛静雄。可怕的是自己也正是这么做的——不如说梦中的自己爱着平和岛静雄。而对方却依然很讨厌自己的样子。好过分。明明那个自己什么错都没有,却被那样对待。所以梦中的自己就哭了,委屈伤心的感觉好像真的一样,真是可笑。
————所以,不讲道理的小静、最讨厌了。

“……喂。”
“…………唔、”
“喂,睡醒了么?”
头好痛、昏昏沉沉的……一定是因为整晚都在做噩梦的关系吧。
睁开眼,看到的是灿烂的金色。
“……唔、………………小静……?”
为什么是小静?我还在发恶梦么?
“醒了就快点穿好衣服,感冒了别麻烦我!”
温暖的手掌在自己脸上轻拍了两下,然后掉在地上的外套和裤子被捡起来丢进怀里。
啊……原来不是做梦啊。
……………………什么!?居然不是梦!!??
临也脑中轰鸣起来整个视野也顿时一片白茫茫。
等、等等……不是梦的话……就是说————————那些都是真的?
——我那么白痴的样子都是真的?
——我对小静说的那些恶心的话都是真的?
——小静都看到了、听到了,
——大街上这么多人都看到了……
————然后昨晚我差点就、和小静睡了!?
——————————————哇啊啊啊啊啊啊!!!!!!!
临也在心中绝叫。真想回去掐死昨天的自己啊啊啊啊搞什么你以为自己是八点档狗血电视剧女主角么整天哭哭啼啼说些肉麻台词犯傻!!!
说起来为什么昨天的小静没有捏死自己那么现在就不用这么苦恼怎么弄死自己了。
“喂,临也你睡迷糊了么?发什么呆啊?”静雄的手指插进自己的头发里揉着。
“………………我……那个……”
唔?看来小静还以为我是昨天那个白痴……?笨蛋小静!竟敢这么对我!去死!
等等,这样的话……
各种想法在临也的脑中交织然后阴谋生成。
开什么玩笑?怎么能让你白白看这么一出?怎么能只有我丢人?不行。
这样等着以后每次你都拿这事情来笑话我吗?打架输给筋肉笨蛋就罢了,要是连嘴都说不过小静那我还怎么混?所以……
————所以至少————
“喂?临也?”
“啊、啊,静雄…对不起,我那个……大概有点低血糖吧,已经没事了,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是吗…”
“这么早就已经起来了啊,我,我这就去做早饭。静雄想要吃什么呢?”扮作昨天那个柔弱女生样的自己,临也从沙发上爬起来伸手替静雄整理领口的领结。
“不用了”露出尴尬的表情推开自己的手,静雄扭过头“我要去上班了,你好好呆在家里别到处乱跑。”
嘿嘿,果然,就算是小静,好像对昨天的事情也很不好意思嘛。这样就对了,计划展开顺利。
“对不起……都是因为我起来晚了,你只好饿着肚子……”
“够了别老是对不起对不起的,我自己也会买早饭吃。你自己弄点吃就行了。”
对方的手又覆在自己头顶毫无章法地揉了两下,真是差劲笨拙的安慰。不过比起昨天的冷淡粗暴算是温柔不少。小静这样的怪物也会有负罪感吗?终于觉得对不起我了么?忍住不当场爆笑出声来,临也低下头显出有点难为情的样子“嗯……谢、谢谢。”
“……那我出门了。”
“嗯,路上小心~”
堆着灿烂的笑容把静雄送出家门,看着厚厚的门板哐地合上,临也转过身就弯下腰笑得喘不过气。就这样,就是这样,快,你也让我看一场好戏吧!小静!

“真是的……作为一个人类的家怎么可以这么寒酸……”
四处翻了一阵却没发现一件能当做有价值的情报来源的东西,发现自己饿了又是一阵翻箱倒柜,能找到的食物却只有方便食品微波快餐和罐头货。随便弄弄填饱肚皮后百无聊赖中发现这边唯一的娱乐项目好像只有看电视。
嘟起嘴发着牢骚,一边摸出手机。本打算上网看看……一想到可能会看到自己不想见的内容又打消了念头。
等我报复完小静,再来处理那些流言蜚语好了。
————对了,就拿小静来找点乐子好了。
嘴角上挑,临也写下一封邮件“亲爱的~晚上想吃什么?我准备一下~”
想象着对方收到邮件时候嘴角抽搐的样子,心情愉快地按下发送键。
————小静,搞不好会把手机都捏烂掉吧?

但看来今天暴力魔神有好好控制自己。
回复很快就到了,折原临也皱着眉看着屏幕上简短的文字。
“不用你忙了。我晚上会买好带回来。乖乖在家等着,听话。”
“……这算什么啊!”
怎么看都是有点宠溺意味的话语,临也不禁觉得脸颊有点发热。
——————难道说小静他、真打算就这么……让这种关系持续下去?他不是很讨厌我的么……明明昨天……不对不对,一定还是那个笨蛋的负罪感啦!
不过想靠这点就打动人心……未免把我的感动看得太廉价了吧?笨蛋。

那天晚上静雄很晚才回家。就连临也也不得不承认,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时自己有点小小的兴奋。
————总算回来了,小静。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尽责地跑到玄关去迎接,然后收到了一个盒子。
露西亚寿司的外带盒。
“金枪鱼寿司哦,你最喜欢的。”
“静雄……”
“啊……大概现在的你不记得了吧……”金发的酒保服青年自嘲地笑笑。
“不会啦……那个,你特地给我买的,不管什么我都会很喜欢……”
——小静、变成我不认识的温柔的人了。失忆的人该不会是小静吧?然后把昨天的情景当成了真的……
——也许这样也不错……
吞下一口寿司,抬头发现静雄正看着自己。
“……静雄,也吃吃看吧,真的很好吃哦。”
“不用了,你吃吧。”
“哎、明明很好吃的说……不想吃的话,难道想吃我么?”眨了下眼睛露出暧昧的笑。
“嘛~开玩笑的啦。”
现在的话,像这样稍微戏弄一下,就能看到害羞的小静了吧?

但是下一刻静雄突然抓住了自己的肩。
“这么说也不错呢。”
“静、静雄?你怎么了,突然……”等等?搞什么?真的假的?
“临也,有些话想对你说。”
“什、么?”对方认真的眼神让临也有点喘不过气来。
“昨天很抱歉。”
“啊?”
“昨天,我只顾着自己生气,没考虑到你当时的状况。”
“我?什么……”
“明明失忆了,一定很害怕很不安吧。结果我却那样对你。对不起。”
“啊、那个……也不是……”
啊啊啊明明听到小静这样对我道歉了,明明是个把柄!就这么取笑他的机会!可是……
“对不起,临也……”
“静雄、那个……”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临也整个人就被拥入静雄怀中。
“我会补偿你的。所以,今晚,一起睡吧。”
脑回路在拥抱中短路的临也听到之后这一句后电击一般清醒过来。
什什什什什什么!????
等等这是什么超展开?小静你真的也撞到头了吧?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来的?
“小、那个静雄,可我现在是男、男人啊!”
“没关系,不管你变成怎样我都会接受的。”
“我、我今天是生理期!”
“男人有什么生理期?啊,看来变成男人也不是一无是处呢。”
“可、可是……”
“不要可是了,现在就来吧。”
被一把抱起来,还没能挣扎两下就被丢到了卧室的床上。
小静是认真的?!不对不对这是什么状况?小静脑袋坏掉了还是小静趁我失忆想要就这么杀掉我的一种手段?肌肉笨蛋怎么会玩手段这不可能啊!
“不要、静雄……快放开我!”
“别怕,我不会再打你也不会把你赶出去睡沙发了。”
“不、不是……总之快放开我啦!”
“…………怎么了?昨天不是你吵着要一起的么?”
够了昨天那个才不是我!!!再说我只是想一起睡而已你现在是想干什么!?变态!
“就算你现在是男人我也会温柔的,所以……”
“呀啊啊啊!?等、等等一下!”裤子一下被扒到膝盖以下,临也吓得跳起来用力推开静雄凑近过来的脑袋。
“……反应这么大干什么,我们是夫妻啊,做这种事很正常。”
体力上的悬殊差距让临也体会到什么叫无谓的抵抗,很快他就被压回床上动弹不得。
“再说……刚刚是你先邀请我的吧?”
上衣被掀起,静雄的舌尖在自己的腹部皮肤上滑过。
“小、小静!别……快住手!”
“………………跳蚤你刚刚叫我什么?”
“……啊啊……够了小静!快住手!你不是最讨厌我的么!别做这么恶心的事了快住手!”
“哦,总算是想起来了么临也君哟~”
“……是啊早就想起来了所以你也别演戏了快放开我!”从对方的语气中读出自己被耍了,临也不禁涨红了脸。
静雄终于忍不住扭过脸扑哧笑出声来“还以为你能装到多久,这么快就自己承认了嘛,混蛋跳蚤。”
“………………小静你早就看出来了?”
“是啊,一早就知道了。从早上开始你浑身就又开始散发跳蚤的臭味啊。”
那是什么啊?野兽的直觉?为什么这么敏锐?
“……然后呢?不点穿继续耍我看戏?”
“不是你继续演戏想耍我么?”
完全被看穿了。简直是————耻辱!刚刚觉得他变得温柔真不错的自己真该死!
咬着嘴唇愤愤一拳锤过去“戏看够了吧!好了快放手!我马上回家!不会给你和池袋再添麻烦了!”
“你又在开什么玩笑混蛋跳蚤?”轻易握住临也的拳头,静雄嘴角得意地扬起,“都这样了还放你走?你觉得这可能么?亲爱的~”
“……………………”
“演戏就要演全套吧?不要半途而废啊,临也君。”
那一晚,折原临也人生第一次后悔到哭。

=======================================

被惊醒的时候静雄发现临也正坐在床边地板上扶着腰喘气,一瞬间静雄有好好反思是不是自己睡相太差把他踢下去了。
对方发现自己醒了以后回过头喋喋不休的抱怨“屁股好痛啊腰好痛啊动不了要死了小静果然是笨蛋……”
原来是站不起来了么?体力真差。差点笑出来,静雄俯身捡起散落一地的衣物扔过去“醒了就快去做早饭,就像你昨天说的那样。”
“做你个头!”团成一团的衣物连带地上的拖鞋一起被丢了回来,缝隙间隐约看到临也绯红的脸和眼角的闪光。
————反应简直像被踩了尾巴的猫。
静雄这次爽快地笑出了声。


临也再次出现在自己的事务所,已经是隔天下午。
消失一天多回来后干的第一件事不是开电脑也不是打电话,而是把断成两截的那张转椅拖去楼下烧了。
波江合上手中的杂志,看着楼下腾起的深色浓烟,叹了口气。
“等等会要交非法焚烧粗大垃圾的罚款吧……”

=====================================

睡一觉就恢复了,跳蚤我们对你到底有多仁慈XDDDDD(不对
事实证明他自掘LV255无误。

Categorie:凶都异闻录  引用:(0) 留言:(0) TOP

Next |  Back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Next |TOP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