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7.02・Fri

静临上脑的人做的恶梦(?

恶梦他……
都这么萌!!!

梦中我和安安(嘻嘻/////)在一起看番外动画(大概是
小静和跳蚤的试胆大会(救命
跳蚤真的好吵我们一直在说他UZAI哟UZAYA

明明是一边拍桌一边看的搞笑番外(?) 我第二天认真回想场景的时候却各种发冷……
“就是这里?”抓着上锁的铁门摇了几下,铁锈和灰尘簌簌地往下掉。旁边的黑发少年“喂喂”地抗议着也往后退了好几步。
“应该就是这里啦……附近又没别的了……”
“……那要进去么?”拍掉手里的铁屑,平和岛静雄回过头。
“等等啦……先拍个照……”然后就是劈头盖脸一阵闪光和咔嚓声。
不满地瞪了瞪眼,对方却一副完全不在意的样子催促“好了好了小静快点开门,早点完事早点回去啦。”

什么倒霉麻烦事……为什么大半夜的要跑到这种荒郊野地的……还好死不死和这跳蚤一起。运气太差了吧今天的自己?
试胆大会的抽签,自己偏偏和折原临也抽中了一组。
内容是去废弃的医院探险,然后在各个“传说中的灵异地点”拍照留证。
无聊!麻烦!光想想就火大!
吐了口气,提起脚把怒火发泄在老旧的铁门上。轰然巨响后终于完成使命的门躺倒在地化作零散扭曲的铁条。
“好棒啊小静这一下就算有鬼也给你吓跑了!”
临也在自己身后鼓掌赞叹,不自然的造作语气让人不快。要不是现状所迫真想捏死他丢在一边算了。现状?现状就是要是弄死他自己就得一个人探索眼前这破医院了。也不是害怕什么的啦…………只是……反正就是这种场合两个人要比一个人好很多。即使那个是烦人的跳蚤。
“烦死了,快点走啦!”
跨进荒凉的医院,往那边大概是楼房入口地方前进,原本大概是水泥地的道路早就支离破碎,一脚下去踢起不少碎石。那只跳蚤还在旁边喋喋不休“明明小静发出的动静更大嘛……”
“闭……!”
已经走到门口,突然刮过一阵冷风。路边及膝高的杂草和歪歪斜斜的树丛一起沙沙乱响起来,两人不禁同时收声缩了缩脖子。
“……喂,总之先进去啦……”
“啊?嗯……嗯、”不知何时临也已经挤到自己身边了,静雄一转头就看到黑色的脑袋几乎要靠到自己肩上。
喂你要吓死人啊!
“……临也?难道你怕……”
“哈!?”反应夸张地从自己旁边弹开“开什么玩笑嘛小静!比起什么病死鬼来还是你更可怕啦啊哈哈哈!!!”
病院大楼的门上原本可能存在的玻璃已经不知所踪,临也侧身从空洞的门框中滑进黑暗中。“再说……鬼魂什么的怎么可能存在嘛……”
“……是啊。”跟着他一起钻进室内,静雄眼前顿时一片黑暗,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霉腐味。摸出口袋里的手电打在墙上投下惨白的圆形光斑,紧接着脚下也被照亮了,旁边的临也同样打开了自己的手电。
有了光源后心安不少,两人开始仔细打量四周。眼前应该是曾经的候诊大厅。如今只剩下遍地歪斜积灰的椅子残骸,墙上留有不知何时捷足先登的探险者留下的涂鸦,在灰色调的空间里格外突兀。
“嗯……我看看、什么来着……”临也掏出手机啪嗒啪嗒按着,然后举高念出声来“候诊大厅里的监视录像曾经拍到过只有上半身的男性灵体,推测是遭遇车祸被碾掉半身身亡的病患。”黯淡的屏幕光下静雄觉得他的脸色显得比平时更苍白。
“什么嘛……”临也把手机放回口袋“蠢蛋~这么老的医院哪来的监视录像啊?拜托唬人也扯个真点的。”如平时一般玩世不恭的语调,最后还展开双手转了一圈,结果居然就踢到了旁边堆着的残骸们。
连锁反应着倒下的椅子们发出的响声在空荡荡的大厅里回响,心脏也顿时跟着轰鸣起来,静雄不自觉地捂着耳朵闭上了眼。
总觉得这种剧情后的发展就是黑暗中要有什么出现了………………四周终于又变得一片寂静,定下心睁开眼。——————跳蚤、不见了……?
真的假的啊……!?静雄只觉额头上冷汗密密地冒了出来“跳……蚤?!”句末变成的上扬的惊呼。想迈开脚上前一步的时候赫然发现临也抱着头缩在自己腿边。黑衣黑发融在黑暗里分辨不出。
“混蛋跳蚤你找死啊!弄这么大动静!又躲起来吓谁啊!?”
“我……我又不是故意的……”被抓着肩膀拉起来的临也,声音有点飘忽。
啊咧?疑惑地凑近过去看他的表情,对方僵硬地躲开了自己的视线。“小静你别搞错啊、我不是吓到,是…………你看这个……很可疑嘛。”
临也伸手从残骸的阴影下面拉出一叠纸。
好像是老旧的报纸。
“啊哈~古老的资料呢。”把手电光转移到泛黄积着厚厚灰尘的报纸上,两人的脑袋一起凑上前。
虽然已经有段年月模糊不清,但是黑字大标题还是直接正确地把讯息传递到人脑中。大意就是车祸中被碾断双腿的男子独自爬行数百米求救送医后医治无效死亡。
还有配图。路面上画出的白色人型,后面似乎拖着长长的血迹。
“………………………………”
死一样的沉默后临也猛然全力把报纸丢开,纸张们带着刺耳的摩擦声消失在墙角的阴影里。
“……………………啊、哈哈哈、哈……”尴尬的笑声“……这、算是巧合啦,最多就是流言的发端、这样吧?”
“……哦。”
“你这是什么表情嘛……小静…!”
“………………”平和岛静雄心中默默确认、跳蚤他,害怕了。
虽然超想笑话他,但刚刚跟着心脏吊到半空的自己还是有点心虚。
“总、总之这里也拍照啦!”
呆立着看临也胡乱地按着相机,黑暗一次次被闪光扯破,想看清下一秒刚明晰起来的细节又消失无踪,总觉得其后就躲着什么………………
————今晚总觉得……会很麻烦。

“呐……小静、”
“嗯?”
“要…………上去了么?”
临也的手电指向黑暗深处的楼梯口。
探索,还只是个开端。
“……好啊。”想太多反而会更可怕。静雄机械地移动脚步。楼梯口向上看去漆黑一片,勉强能看到上面某扇破碎的窗户外诡异摇摆的阴影。
屏住呼吸踏上阶梯,值得庆幸的是脚下不是恐怖片里那种附带渲染气氛用吱嘎音效木质阶梯,一步步上去还算踏实。
但是——————
“喂,跳蚤。别拉我的衣服。”
“……可是好暗啊,摔倒怎么办!”
“不是有手电么!”
“…………上楼梯还怕绊到脚什么的嘛,小心点比较好!”
“衣服都被你弄皱了!”真受不了!怕了就是怕了,承认就这么难么?!头也不回地拍开对方攥着自己衣摆的手,然后握住了那还有点颤抖的手指。“这样就好了吧?”
“哎、啊?……嗯、”
眼前的手电光斑摇晃了一下,手中临也的手指小心翼翼地往前伸了伸然后反握住自己。
————所以老实一点的话就算是跳蚤也、挺可爱的嘛。


======TBC======

由……我又开坑了……/w\

Categorie:未分类  引用:(0) 留言:(0) TOP

Next |  Back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Next |TOP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