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6.12・Sat

天台那啥……

算是填了自己挖了很久的一个坑吧……
校园故事的话天台和体育仓库总是大家第一反应的嘻嘻嘻(不对!
======================================

此刻平和岛静雄脑中闪过无意中听到过的对话。
“那个折原,真的好像女孩子一样漂亮啊。”
“哎、体型很纤细,皮肤又白……”
好像是之前上联合体育课的时候,和自己擦身而过的其他班的男生说的、让自己有一瞬在心中嗤笑出声的话。
但现在这些语句清晰地从记忆深处浮起凸现,和现实一起鲜明地烧灼着他的视网膜。
眼前是安静平稳地睡着的折原临也。

事情也要从联合体育课说起。
以“小静,我忘带运动外套了你的借我。”
“不行我也要用。”
的看似日常对话开始。
在临也悻悻的“小静好小气。”之后向非日常的岔口隆隆脱轨而去。
刚刚还带着无辜的失望表情的黑发少年突然抬头露出狰狞的笑,右手划过一道闪光。
下一刻自己胸口就多了一条红印,衬衣的布料软绵绵地耷拉下来。
于是两人翘掉了之后所有的课开始一如既往的追逃。从教学楼到操场,然后在同学们的惊呼和老师的斥责声中跑出校门。
在池袋的大街小巷运动了一个下午后静雄发现自己最终还是跟丢了目标,不甘地啐了口唾沫后他只能折返回校。下午的课程已经上得差不多,现在进教室免不了受到大家的关注。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静雄决定随便找个地方打发时间等待放学无人时分回去拿自己的书包——虽然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

叼着小卖店的草莓牛奶,自己最终走上了往天台的阶梯。没上锁的铁门虚掩着,是有人先来了么?推开门环视四周,空旷的天台没有一个人影。果然现在这种时候不会有人来。放心下来的静雄抬头看着逐渐显出金黄色的天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不对。
这里有什么自己熟悉的气息。
骤然又警觉起来,然后在给水塔的下面的高台上捕捉到黑衣的一角。
爬上去发现果然是那只跳蚤。不晓得啥时候开始就躲在这里呼呼大睡了么?亏自己傻乎乎在外面找了那么久!等等,这家伙裹着的,不是我的运动外套么!?搞什么啊混蛋跳蚤!
平和岛静雄觉得自己额角的青筋应该已经呼之欲出,但事实是他们现在意外地很平静。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安静的折原临也。没有嚣张的眼神和恶心的坏笑,也没有令人不爽的声音编织的欠扁的语言,怎么看都只是个乖巧的普通少年。
不,并不普通。
折原临也很漂亮。静雄心里早就知道,但他从来没有正视过这点。毕竟是自己从一开始就“看不爽”的死敌。
所以目前面对现在的死敌,静雄有点不知所措。除去了几乎一切缺点,毫无保留地把“漂亮”这一特质无限放大展示出来的临也。蜷着身子在水塔的阴影下熟睡,清秀的脸庞,白皙的肤色,染上不知是夕阳还是什么造就的淡淡红晕,浓密纤长的睫毛投下淡淡的扇形阴影。淡樱色的薄巧嘴唇,嘴角带着自然的弧度,似乎在做什么好梦吧。
一时间静雄耳中只有自己愈来愈加速的心跳的声音在回响。
不行,这样下去不行。为了扭转变得奇怪的气氛,静雄举起了拳头。
对,和往常一样,揍他就可以了。不需要同情在战争中放松警惕的对手。一拳头下去,看他好看的脸和表情一起扭曲,该是多么的……
静雄的拳头在即将命中临也门面的寸前停住。最后化作了用手掌轻轻拍打面颊这样无害温和的行为。这是在干什么啊我?这么问着自己,不管答案早已确定,果然还是下不去手。
“啊……唔……”不耐烦地拨开自己的手,黑发少年睁开了惺忪的睡眼,正好对上静雄琥珀色的眼眸。
“唔…………小静……?”好像是睡迷糊的家伙保持着一张呆呆无防备的脸看着自己,暗红的眼眸一片迷蒙。静雄听到自己喉咙发出咕噜一声。
“呜哇————————!?”看来是完全清醒过来的临也撑起身体跳起来,擦过静雄的鼻尖差点撞到他的额头,然后脚下一绊向后跌倒,后脑磕在水塔的铁架上咚的一声清脆响亮。
“喂,不要紧吧……?”看着半跪着抱着后脑嘶嘶抽气的临也,静雄心里有点小小的罪恶感。
“没、没事——————才有鬼了呢!小静你干嘛啊好狡猾!偷袭么?吓死人怎么办啊!?”
这混蛋跳蚤果然一点都不可爱,真想扯烂那张臭嘴。难得的同情心随着对方不友好的发言烟消云散。下一刻静雄看到他抬起的脸上绯红一片。不是夕阳的颜色啊。
“小、小静你……你在这边多久了?”临也冷不丁地问了自己看来毫不相干的问题。
“哈?比你睡觉的时间短多了吧?”
“偷看别人睡觉!想不到小静还有这样的嗜好,真是变态!”不是错觉吧?对方的脸涨得更红了。
“跳蚤你还敢说!偷溜回来睡觉还抱着我的衣服是干什么?!”手指往下指着地上丢着的自己的外套,静雄觉得今天这家伙真是莫名其妙。
“笨、笨蛋!我本来就问你借过吧?甩掉你以后我就偷出来啦!还你就是!”红到耳根的临也一把抓起地上的外套丢到静雄脸上,趁他分神的时候跳下平台转身往天台的进口跑去。
静雄立刻把飘忽的注意力拉回来。“跳蚤你别逃!”
跟着跳下平台的时候看到对方已经跑到门口,挫败的懊恼油然升起。但马上他发现今天好运站在自己这边。
临也在铁门口一阵慌乱捣鼓后狠狠地踹了一脚“哪个混蛋把门锁了!?”
静雄放慢脚步心情突然大好,大概是哪个老师看到就随手锁上了吧?这下这只跳蚤可无处可逃了。看他还能玩什么把戏。“临也君哟,看来今天你运气不太好呢?”站在对方身后不远处,静雄悠哉地吸着剩下的草莓牛奶。
“啊哈哈……”干笑着转过身“小静,你看东西都还你了,这次就放过我吧?”
“拿着刀子指着别人的投降谁会接受啊?”
“喂,小静啊,看看清楚现在的状况啊。你也被关在这里了耶?虽然这里不算密闭空间也不算狭小,但和我呆在一起有够恶心的吧?当然我也是一样啦,所以不如小静你快点把门拆掉大家一起解放?今天就算你赢了好了。”
“临也君啊?你当我是笨蛋么。到时候你跑得比什么都快怎么看都不算我赢了吧?果然还是要在这边揍扁你才行。”把捏扁的牛奶盒丢进后面的垃圾桶,静雄转动脖子,关节咯咯作响。

真是个讲不通的家伙,果然很讨厌。压低身形冲出去“为什么我要乖乖被你揍啊!”
刀尖再次沿着之前留下的轨迹划过,这次静雄侧身躲过“每次都一样的套路你不烦么?”
“啊哈哈没想到小静这样的单细胞也会吸取教训啊?”
“不会吸取教训的不是你么?”转身抬腿踢向对方的侧腹,被对方勉强躲过。
“小静也会新招数嘛~”稳住重心后退拉开距离,等静雄的重拳如期袭来时突然潜下身体对准对方的脚下滑铲过去“不过我也在思考新战术的啦~”让对方失去重心摔倒然后靠那股惯性插上一刀,就算是怪物小静,也该受到不小的伤害吧?这就是临也的思路。
但静雄又一次超乎了他的想象。明明应该踢到对方的脚踝,怎么好像踢到电线杆一样?
抬头,暴力魔神对他露齿一笑“临也君啊,你的踢腿太无力了吧?”
糟糕。以现在的体势,别说反击,连回避都做不到。
如同回应猛地向下一沉的心脏一般,临也的视野突然上下颠倒了。静雄单手提着他踢过来的右腿把他倒提起来。眼前的景色倾斜扭曲,还来不及惊叫出声人已经整个飞出去,砸翻了天台旁边的垃圾桶。个子挺大但几乎空空的细铁丝桶扭曲变形倒在一边。不过还好有这么一缓冲,临也不至于狠狠摔在坚硬的楼板上断几根骨头当场昏迷之类。
摇摇有点混沌的脑袋支起上半身,平和岛静雄的双腿就驻在眼前。
——死定了。
全身细胞一级戒备,预想中的冲击却迟迟没有到来。
偷偷抬头,结果看到对方正用奇怪的难以形容的表情看着自己……的脸。
啊这么说来好像有什么湿湿凉凉的沿着额头流下来了。头撞破了么?真倒霉。不过好像没什么大问题应该没有脑震荡吧?
临也伸手摸摸额头,没有疼痛没有伤口。啊咧这是什么……指尖被带着甜腻香气的不明液体沾湿了。等等!难道说?!再一摸头顶,啪嗒。什么滑落下来砸在肩上留下淡淡的印记然后落到地上。
是静雄刚刚丢掉的草莓牛奶包装盒。没有喝光还剩了一点的样子。几乎空空的垃圾桶里唯一的内容物。小卖店的名物草莓牛奶,乳脂肪含量3.5,浓醇甘厚堪比奶昔,临也呆呆地看着几滴沿着自己的额发落到鼻尖上。
糟透了………………
“小静真是的!现在这样怎么弄得干净啊!”
想用手抹掉又怕粘糊糊的弄得到处都是,临也只好撒气一样的抓起还滴滴答答的包装盒丢向还呆站在对面的静雄然后抬头狠狠瞪了他一眼。
“喂你那个表情算什么啊……!”等等!说出这句的时候临也的思考回路突然咔咔地接上了。
啊?是这样么?怎么——真有意思!单细胞也会有这样的反应啊!
瞬间转换成意味深长的笑脸,临也慢慢站起来。
“哦呀呀?小静你怎么脸红了呀?”
“什、你说什么蠢话?”静雄扭过头后退了一步。
“小静、难道在想什么糟糕的东西?”终于拿回主导权的临也笑着凑过去“本以为小静这样的单细胞很纯情呢~哎呀真是出人意料。”
静雄觉得脸开始发烫。他尴尬地转过身避开那个一脸讪笑的跳蚤,但随着对方一起靠近的暧昧甜腻的味道让他头脑发胀心跳加速。自己初次见到的临也静谧的睡颜、一贯的坏笑、偶尔的沉默、和刚刚跌坐在地上吃痛弱气的样子……恍恍惚惚层层叠叠地涨满了大脑。
“对男人也会有感觉么?还是最讨厌的我?哎呀呀真是吓一跳呢~好恶心哦!不过小静这样也没办法嘛~”不知死活的罪魁祸首还在一边落井下石“戳到痛处了?真是抱歉~虽然都猜得到小静这样的类型肯定没有女生会喜欢的,所以到现在都还是处…不对是连女孩子的手都没拉过吧?”
————这个混蛋!静雄心情复杂地握紧了拳头,转身。
他看到那只跳蚤正伸出舌头舔去指尖上的牛奶。“小静居然喜欢这么甜的东西么?真是腻死了。”
————这个混蛋他自找的!

哐!
临也的背砸在天台的铁丝网上一阵钝痛,但这很快淹没在双肩传来的剧痛之中。
“小、小静你、轻点!放手!骨头要裂了!”
冷不丁就被一把推到铁丝网上,静雄的怪力让临也倒吸一口冷气。抬头想表示抗议,却直接对上对方的眼睛。
“小、静……?”
“呐,临也,”施加在肩上的力度稍微减轻,换成静雄灼热的呼吸落到浑身僵硬的临也脸上“这么在意我是不是处男的话,你自己来试试如何?”
“………………小静?小静你开什么玩笑!”终于从对方的表情中读出危机,临也奋力想要挣开束缚,但双臂被牢牢钳住,对方的右膝顶在自己的两腿之间。背后是铁丝网,前面是暴力魔神,临也困在狭小的空间里无处可逃。
焦躁和慌乱中他感到柔软温润的东西贴上自己的额头。是平和岛静雄的唇。
一时间临也脑中一片空白,他甚至忘记了呼吸呆呆地感受着对方微微张开嘴,舌尖扫过自己的额头眉弓眼角鼻梁,在自己微颤的唇上稍作停留,随即向下滑过下颚在他的脖子上吸吮。粗重狂乱的气息喷在临也的颈窝,使他的身体不住地发抖。
“小、小静你干什么?对最讨厌的人发情、不觉得恶心吗?”努力让声音听起来平稳点,临也扭过头想躲开,结果在静雄的一下轻咬中句尾音调还是颤抖着上扬。
“恶心?那你也是一样的吧?”停下动作的静雄抬起头直直地逼视 “还是说你刚刚是在说谎?”
“……很、恶、心呢,小静。”明白的话就快住手啊!这家伙到底搞什么?
“是吗。那就好。”平淡无感情的回应,临也张了张口没能发出一个音节。他第一次看到静雄这样的表情。总是把露骨的愤怒和嫌恶写在脸上的金发少年,现在却无比认真地注视着自己,金色的瞳中寄宿着夕阳般热烈的色彩,灼灼的温度甚至似乎沿着视线蔓延到了自己的身体。
最终临也没来得及辩明映在对方眼中的自己的表情,静雄突然闭上眼欺身向前吻住了他的嘴唇。
真实的温度,临也无法抵抗,或者说微张的口好像邀请一般让对方的舌头轻易进入,带着甘甜在自己口中步步侵略。————所以说为什么偏偏是草莓牛奶这么甜的东西啊…迷迷糊糊地想着,这样明明是和讨厌的家伙接吻,却一点讨厌不起来啊。
“唔、……嗯……”细细描摹过临也口中每一处之后,静雄捕捉住他的舌头纠缠吸吮,含糊的呻吟从临也的唇边流出。和男人接吻还是第一次,或者说和异性接吻的经验也基本等同于零——除了曾经被那两个疯疯癫癫的妹妹电光火石地袭击那几次。所以也说不上来对方算不算得上熟练。
居然还闭着眼睛,小静你是什么纯爱故事里的纯情男主么。心中这么吐槽的临也却没发现自己注视对方的眼神有点恍惚。
最后分开的时候两人的舌尖扯出一丝银线。对方的手稍稍放松,临也趁机抽回右手用夸张的幅度擦着嘴。
“天哪居然和男人舌吻!小静你真是变态的可以!”
“你真的觉得恶心么?”
“哈?”
“明明很有感觉吧?”
临也还没反应过来对方在指什么,静雄已经伸手扯开了他的腰带。
“……喂、你……小静你…!?”混蛋他真的要干?倒抽一口凉气,临也奋力挣扎起来“别开玩笑了变态!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能让你哭出来的话,上你和揍你没差。”说出让人瞠目结舌的台词,静雄一把将整个呆住的临也按到地上“而且对我来说两边都没差,你的话……应该更讨厌被上吧?”
扒下对方的长裤丢到一边,静雄抓起他的双腿分开,然后沿着白皙大腿内侧一路啃咬。对方原本还在抱怨我的手机还在口袋里别砸坏的话语立刻转变为惊呼和隐忍的呻吟。
“唔、……啊啊小静你、给我滚开……!”不住发抖但还是使劲拽住静雄的金发想把他的脑袋拉开的临也。
大概是拉扯有了点效果,静雄的动作停止了。他带着少许不快的表情抬头“干什么?你明明都硬了不是么?”手指隔着单薄的内裤布料碰触已经明显抬头的欲望。
“啊、……啊哈……你、还不是因为你做了奇怪的……”呼吸急促起来,临也一巴掌往对方脸上扇去,但被他轻易捕捉到。不甘心的临也抬起被解放的右脚对着对方的下巴狠命一踹。
“………………我早说过了啊临也,你的踢腿实在是太无力了。”连眉头都没皱一下的静雄。“混蛋放手!”临也愤愤地往对方腹部又踢了好几脚“我说你这跳蚤怎么像猴子一样?”这次静雄的脸上露出少许为难的神色,然后像是想到什么一样,伸手抽过丢在一旁的临也长裤上的腰带,两三下捆住他的双手,固定在后面的铁丝网上。
“你…………”用力挣了两下发现只能做无用功,临也的表情扭曲了,但嘴上仍然不依不饶“小静你这、变态!鬼畜!暴力狂!野兽!”
“你就省点力吧。”静雄握住他乱踢一气的右脚,随后抽下自己的腰带把他的脚踝和大腿固定在一起。目瞪口呆地看着对方的动作,自己这样耻辱的样子让临也哆嗦着嘴唇说不出话来。
腾出手来的静雄开始继续先前的行为,一边继续在临也的大腿根部舔咬一边伸手探进他的内裤里握住那已经按捺不住的炙热。
“哈啊、啊…………啊、不要……”不管对方难耐地扭动身体,静雄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呜啊!……唔、小、小静……快、住手……啊啊、这种……事……”
果然发出奇怪的声音了,这家伙。停下嘴上的动作,静雄抬起头看着临也无处可藏的蒸腾得绯红的脸。“怎么?前面已经湿了啊。不是说不要的么你?”被前端顶着的内裤上已经有明显的湿痕,临也觉得快要羞耻得哭出来。
“就这么有感觉么?”静雄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嘲笑。
“笨、笨蛋啊!被这么弄了当然会这样吧!?你自己不也立起来了么!”有点自暴自弃意味地骂回去,临也的目光直指静雄明显隆起的裆部。
楞了一下,静雄终于发现自己也已经一身燥热。“烦死了!”不能给这跳蚤多嘴的机会。抓着对方的腰让他翻转过去,然后俯视着因为一条腿被捆着只能半趴在地上的对方,一边脱掉外套。
“等、你要干什么?”听到身后可疑的衣物摩擦声,临也吃力地抬起上半身回头。
“别趴着装死了,给我抬起来。”
“等等小静!?一下子就……你是认真的么?!”
回答就是被抓着大腿根部提高臀部“我什么时候跟你开过玩笑么临也哟?”
身体失去平衡,临也只能勉强用手指抓住铁丝网稍稍稳住自己,当感觉到那个灼热的硬物顶着自己后面的时候顿时脸色刷白。
“不、不要!不要进来!”拼命扭动身体挣扎着“你进不来的绝对进不来的!会弄破的要流血…!喂小静你也不想弄一身血脏兮兮的吧!”
看来是有了效果,顶住自己的硬块离开了,抬高的身体也稍稍被放下来。正要松一口气的时候后方却传来奇怪的感触。
“吓!?”
温润湿软。混蛋他居然用舔的!!!你是狗么!?可惜这样的句子无法骂出口。身体直接的反应让临也喘的连住手两字都说不清楚。
回荡在耳边的水声,后穴被舔得又痒又湿,对方的发丝有意无意地擦过皮肤表面,身体变得好热几乎要连意识一起融掉。
“嗯啊、啊啊!不要……小静!小静不要啊……舌头……不要伸进来………………”
弓起身体临也几乎要跳起来,眼角渗出的泪水沿着脸颊滑落。意识逐渐迷糊起来的时候对方却突然停止了动作。
“……唉?”疑惑地回头,看到对方下一刻的行为时惊慌的“不要”就被疼痛逼回喉咙里换作哭叫。
“呜…………好痛、好痛啊!……讨厌讨厌………………快住手啊、”侵入的巨大质量好像要把身体撕裂,持续的剧痛让临也顾不得形象地哭得停不下来。不过这样可怜的样子对那个声称只想看他哭的家伙来说显然是正中下怀,静雄不顾他的哀求一声不吭地掰开他的臀瓣一味往深处推进。
这样还不如让他用讲台砸死算了。哭得昏昏沉沉,临也开始对自己今天不谨慎的挑衅行为感到后悔。
“喂,临也,别装死了。都进去了不是也没事么?”身后的人一边说着一边在自己的臀部拍了两下,啪啪的声响让人羞耻地抬不起头。不过疼痛到确实不再难忍,还是因为自己已经麻木的关系?
“……小、小静……够了………………我已经认输了、你……快点拔出去…………”
“要开始动了哦?准备好。”
这是什么答非所问?!内心哀叫着临也咬着牙感受到对方开始的律动。
坚持没有持续多久就被打破“……唉哟…………小静不要、动……啊啊………………里面挤得好满、要坏掉的!”
“谁管你啊。”毫不留情地继续抽插,一边嘀咕着“哪有那么容易坏掉啊”。
——小静这么怪力,内脏破掉怎么办啊……原来自己还有余力想这种事情。对方一次次撞击着自己体内深处,里面被涨满的感觉和带来的灼热感蔓延烧灼着身体的每一处。讨厌、身体变得好热。
“啊、嗯啊…………小静……、唔、啊啊…………不要弄……了!”
“什么?”对临也夹杂在呻吟中含糊不清的话不耐烦地应答的同时,静雄又用力往前一顶,结果换来对方失控的尖叫。
“啊、啊!不、要———————唔啊、啊啊啊!!!”
被泪水模糊的视野一下子被漂白,短暂的恍惚后临也才意识到自己被干到高潮的耻辱事实。
“……你、怎么这么快就射了……真是……”被对方毫无征兆的收缩挤的也差点爆发出来的静雄好不容易克制住,然后扶住临也脱力地软下去的身体。
“……去、死…………小静、你真的是处男么……第一次怎么可能那么长时间…………”缓过气来不忘毒舌一番,至少在语言上要扳回点失分。
“这么早射的你才是处男吧?”
“变态!谁没事跟男人做啊?……你够了快给我退出去!”
“哈?”伸手解下对方大腿和手腕上挂在铁丝网上的皮带,静雄把临也翻过来押倒在地上。
“吓啊!?混、混蛋别动……!你还插在里面……!”
“我还没射呢、所以你别半途而废啊跳蚤。”
“………这个变态………”

不得不承认躺着比刚刚挂着腰上省力很多,能感到的疼痛也只剩下刚刚被皮带磨破皮的手腕上的伤口。临也咬住手指强忍着因为丢过一次更加敏感的身体的反应。
“还装什么?刚刚不是有爽到?”移开他嘴边的手,静雄低头在临也的脖颈和锁骨处一阵啃咬。
“呀、啊啊…………不要、唔啊、啊…………”虽然厌恶发出这种声音的自己,但是身体无法拒绝对方给予的快感。静雄也适时地加快了下面抽送的节奏。
“小静、小静…………”哀求地叫着对方的名字,理智已经无法维持,临也抓住对方的衬衣让自己的身体靠近过去。想要被拥抱、被抚摸、被亲吻,比起下半身几乎满溢的快感,上面空虚得难以忍耐。
好在静雄此刻没有迟钝症发作。托住临也的腰环抱住他贴过来的身体,一手掀起他的衣服抚上已经汗湿的白皙肌肤。
“嗯啊…………小静、这里……”难耐地扭着身体,临也伸手扯着静雄后脑的金发把他的脑袋拉向自己胸前。读懂了其间直白的请求,静雄把他的红色T恤卷到胸口然后含住胸前的一侧樱红吮吸。
“啊啊、啊……!小静!啊………………哈啊…啊!”细长的双腿环上静雄的腰使劲夹紧,腰部也不自觉地随着对方的律动摇着,洪水一样席卷全身的情欲快感中临也放肆地叫着。

不知不觉中惩罚式的单方面施暴变成了两情相悦的交合。虽然和初衷背道而驰但是初次看到的临也的媚态让静雄无法罢手。不行,好像要射了。越来越紧的内壁夹着自己,烫的好像快把自己融化,同时对方再次立起的欲望在自己的小腹上摩擦着,前端渗出的潮湿已经透过薄薄的衬衣布料沾到了自己的皮肤上。
“临也……”捉住对方的下巴,静雄深深地吻住那张一直以来都让他讨厌到想扯烂的嘴。
“唔!唔唔————!!!”
腹部一热,那家伙居然在自己之前又一次射出来!?闷哼一声静雄也全数释放在还颤抖不已的临也体内。
“哈啊………………哈…小静、的……好热、里面…………”瘫倒在自己怀里的人失神地喃喃自语“里面……好舒服…………”看着他就这么趴在自己身上不再动弹,静雄小心翼翼地从他体内退出,结果耳边又传来一阵荡漾的呻吟。
“真色情。”看着对方股间滴下的白浊,静雄低语。
“…………唔……”不晓得是赞同他的说法还是单纯的回应,临也蜷起身体往静雄怀里缩了缩,沉沉睡去。
喂!混蛋不要睡啊!皱着眉看着临也熟睡的脸,静雄转身往后靠在铁丝网上。
天空已经一片深红,终于安静下来的天台上隐约能听到依然在社团活动中的学生的呐喊和清脆的击球声。
“真是的……会不会被看到啊………………”叹了口气,静雄抬起头看着火烧一样的天空,懒懒地眯起眼睛。

=======================================

“小静这个笨蛋!”夜间的天台上,折原临也一边摸索着穿上裤子一边愤愤地骂着,未了还跟着个响亮的喷嚏。
“烦死了。快弄好回家。”一边站着的平和岛静雄不耐烦地瞪着他,一手把什么丢到他头上。
“……这…是”
“我的运动外套啊,你偷出来的。借你就是了快穿好别说我害你感冒!”
“………………”我到底为什么会偷你的外套然后弄到现在这样啊……临也心中对自己的行动提出疑问。
“别傻站了,走了。”静雄抓起地上自己的西服外套披上。
“混蛋跳蚤你都弄到我衬衣上了。”抓着头抱怨的金发少年。
“闭嘴!你内射……”说了一半红了脸的黑发少年。
尴尬的气氛中静雄先走到铁门前“切,明天可别说出去门是我拆的。”
“……谁会说啊…不对看了就知道是你拆的了吧?”
“……呿。”把手放到门上推了一把,吱呀一下门开了。
“哟,这次开的很漂亮嘛?”
“…………不对临也,门没锁……”
“………………啊?”
两人同时僵硬了。
“……骗、骗人!刚刚明明锁上了的?!”
“………………你确定么……”
“……应该。”
“那就是有人来过了。”
“……”
“………………”

“小静你这个大笨蛋!!!肯定被看到了啦!!!”
“闭嘴跳蚤!谁知道啊?再说明明是你自找的!”
夜间校园的平静,再次被喧嚣打破。
第二天一早到校的学生们,看到了静静躺在操场上的天台铁门的残骸。

Categorie:凶都异闻录  引用:(0) 留言:(0) TOP

Next |  Back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Next |TOP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