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6.07・Mon

你们想看的那啥(啥……

大家要的毛笔PLAY详细www
我承认我寂寞了 我要吃肉啊AKIWO桑!!!
砰。背撞在坚硬的长餐桌上的时候折原临也忍不住叫出声。
“小静你大半夜发什么神经!?”

睡的好好的被一阵骚动吵醒,跑出来就看到平和岛静雄站在自家客厅里杀气腾腾。不过手里意外没有惯例的路标之类的大型凶器。
搞什么?最近自己没做什么能招惹到他的举动吧?
疑惑时分对方先开口了“喂!跳蚤。差不多该来个了断了。”
“小静你睡迷糊了么?没头没脑的说什么?”
看着他把烟丢在自己昂贵整洁的地板上踩掉,临也举起手中的小刀对准对方的鼻尖。
“我是说该搞清楚谁胜谁负了,快点像往常一样动手吧。”
“什么往常啊,往常不都是小静你先出手的么?”真不知道这个大晚上在室内还要带着墨镜的家伙是怎么想的,莫名给吵起来然后被弄得更加莫名的临也心中难得蹭蹭地火气上来“不过今天我怎么都算正当防卫了所以小静你就算衣服又被划破也好身上多几个洞也好都不准发火哦!”

“是我赢了,临也君哟”
根本没经过多激烈的打斗,整个房间里受损的大概只有自己那把扭曲变形的小刀。临也被捏住脖子抵在墙上愤愤地喘气“所以你赢了又怎么样呢?要杀了我么?”
“哈?我有毛病啊为了你个跳蚤去坐牢?”
“……”
“我想了很久啊……总是这么闹下去真是烦人。干脆就一次解决算了。因为我赢了,所以从现在开始你必须服从我。”
“……这么不讲理的规则你是从哪里学来的啊小静……”
“电视里。好像是NHK的什么……野生动物的纪录片?”这家伙居然真的歪着头认真回忆起来!?临也顿时觉得无力吐槽诸如“不要把自己拉低到野兽的等级”之类。
然后静雄就单手拖着自己在客厅晃了一圈,最后终于认定一样把自己扔到了餐桌上。好痛好痛!被捏的地方要有淤青的吧?这人到底又有什么打算了?
一边抱怨着一边偷偷望对方脸上瞄去,墨镜不晓得何时摘掉了,脸上没有愤怒的颜色反而显得相当平静的平和岛静雄让临也不安到有点恐惧。
然后上衣就被一口气掀到胸口的位置,突然暴露在夜间微凉的空气中,临也一下子跳起来但立刻就被压回去。
“小小小静你、你干什么?!”
“留下胜者的标记。”
“哈……?”
“证明所有权。”
什么……?临也的心脏停了半拍以后开始咚咚加速。什么意思?什么状况?小静你不要用这种稀松平常的表情说出这么意义不明……不对是意识糟糕的话来好不好!?你最近到底看了什么节目这究竟是受到什么启发!?不对你真的是小静吗!?
纠结到最后面颊发烫的临也咽了咽口水只能发出一声怯怯的“……小、静?”
抬头看到平和岛静雄正带着万分认真的表情细细打量自己的身体,赶紧逃一样地错开视线,面颊的热度一下子烧到耳后。下一刻粗糙而温暖的手却抚上自己的胸口。
“唔……从这里开始差不多……”手指从胸前一路滑到小腹,奇妙的触感让人抑制不住地颤抖。
“别乱动。”这次换成整个手掌按在自己身上。
“等、等等,小静……我……”再次把目光放到对方身上的时候临也发现金发的青年正低着头在酒保服的口袋里摸索着。

最后被掏出来的东西看起来像是一支笔。
啪的一声,静雄拔下笔盖丢开,露出黑色的笔尖。
它真的是一支笔。有点淡淡的油墨味道,哦它还是一支油性笔。

折原临也觉得自己脑中有什么东西崩断了。
“小静你这是要干什么!?”
“留下标记啊。”
“所以说什么是留下标记啊什么标记啊!?”
“写上我的名字”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在你的身上。”
“……………………”临也忍不住双手捂脸。所以说之前期待他的自己真是笨蛋!!!——不对!谁在期待什么啊!!!

“小静你去死!马上去死!现在就去!快放开我滚开!!!”
“你给我老实点!这样我怎么写字啊!?”
“为什么我一定要让你签上名啊!?”
“因为你输了。我赢了。明白了么?”
明白个头!被对方今天变本加厉的不讲理气的快哭,但是由于捏着自己脖子的手又加了几分力道只好老实不动。
“就这样乖乖别动。”笔尖落到临也胸前裸露的皮肤上,意外的柔软感触。居然还是软笔么?
“呜……”咬着嘴唇忍耐着,目光跟随在自己胸前划过的笔尖移动。大概是觉得笔划太细不够醒目,静雄提着笔反复描了好几次,然后又开始描摹下一个笔划。
“哈啊……嗯……小静你、是故意的么……”难耐的搔痒下临也忍不住扭动身体。
“什么故意的?你是故意乱动的么?”笔尖的动向终于停住,但是压着的那一点上痒痒麻麻的感触一点点扩散。
“嗯……可是…你,小静你动作快点……别再这么磨……”一个字还没写完就已经受不了了,临也想象着对方全名的字数和笔画数觉得前途一片黑暗。
“知道了烦死了!可总得写端正点……”继续细细描摹笔划的静雄头都不抬。
你写端正了给谁看啦!心中狠狠地骂着,但自己已经是光要控制住不发出奇怪的声音就够呛的地步了。笔尖继续在自己身上不紧不慢地游走,白皙的皮肤上黑色清晰的文字一个个浮现。
“啊、唔…………啊啊小静、等等那里不行!”湿凉而柔软的笔尖划过某处时临也的身体猛然跳动起来。
“跳蚤你不要动啊!”单手压制不住对方全身动作的静雄额上开始冒汗,握笔的手跟着下面临也的身体一起颤抖着。
“说了那里不行……快住手、不要…………”
“……喂、叫你不要动,写歪了啊。”
“……那就别管了,总之那里……”因为对方终于停下手,临也的气息也稍微平稳下来。
静雄放下笔,拇指的指腹压倒了划歪的笔画上。
“吓!?等、等等小静你做什么!?”
“擦掉这边重写。”一边平静地回答一边开始摩擦。
“啊、……别、哈啊……啊……别弄了快、快住手!”
“……擦不掉呢…”
“废话!油性笔怎么可能这么容易擦掉啊!再说以小静的力度等等我身上就穿孔了吧!?”临也几乎要从桌子上跳起来。
“………………那试试这样。”这次静雄从口袋里掏出一方手帕。
“嗯?”临也刚刚发出一个表示疑问的音节,就倒抽了一口冷气颤抖着发不出声来。静雄俯身舔上了那里。
和笔尖迥异的湿热触感,还有对方柔软的金色发丝有意无意地蹭到身上,体内的热度顿时被煽动起来。
“嗯啊、啊…………哈啊、啊小静……你干什么……”
没有回答,静雄舔了几次后起身改用手绢擦拭。临也被反复弄得忍耐不住“小静、不要…………这样、这样也擦不掉、啊……”
听到他的声音里沙沙地带了哭腔,静雄终于停手抬头,就见临也的眼角已经潮红一片。
“喂、跳蚤你……没事吧?”
“小静你、笨蛋…………太激烈了……”
“可是擦不掉。”
“笨蛋!去死!早说了油性笔擦不掉的吧!?”拼上火气和最后一点力气临也抓住对方的金发大力摇着他的头“你这样还不如磨掉我的皮算了!油不溶于水吧你至少要用酒精之类的溶剂……”
“……酒精、哦。”静雄在无关的地方突然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等等你又要做什么?!”目瞪口呆地看着静雄抓过一边架子上的红酒瓶,临也脸色发白。
用牙拔下软木塞,金发的酒保服青年含含糊糊地回答“用酒精啊……”
然后冰凉的红酒淌到临也的身上,他打着寒战惊叫出声。
“啊啊、小、静你……哎哟够了……别再弄了、我……”对方再次用手帕沾着凉凉的液体在自己身上擦来擦去,临也顾不得形象哀声恳求,但静雄却丝毫没有收手的意思。手帕渐渐被身体感染得温热,在甜腻的红酒味和自己都感觉丢脸的呻吟声中临也觉得自己的脑袋开始晕晕呼呼。
迷迷糊糊中好像听到对方说擦干净了,心中有点庆幸原来酒精真的管用,然后迷蒙的视线捕捉到他又拿起笔的姿势。
“临也、要写了。别再乱动了。”
“唔、啊…………”无力思考,只能顺从地点了点头。拼命克制住身体的颤抖但呻吟声最终还是放肆地从唇间流出。越往下身体的感觉越发敏感,静雄的手已经移到自己的胯部固定着,手心指间传来的温度和他偶尔无意加重的力度让人不能不在意。当笔尖在小腹一次次划过的时候临也终于忍耐不住摇着头尖声哭叫“小、小静……!不行……不行了……!”
“再忍忍。最后一个字了。”
可是小静你名字的最后一个字笔划好多。无力的呜咽着等他描完最后一笔,临也瘫倒在桌子上大口喘气。
始作俑者站在一边托着下巴俯视着自己的书法作品,露出满意的神情点了点头。
“这样就可以了。”颇有成就感的发言。
“……小、静…………”临也弱弱地出声。
身体好热……感觉…停、不下来。
“跳蚤你要敢洗掉它我就宰了你!”
“小静……我……”
临也伸手拉住了静雄的衣角。小静你这个大笨蛋难道就那么迟钝么!?
“干什么跳蚤?这样就爬不起来了么?真没用……”伸手准备拉他一把的静雄今天第一次注意到了关键。
“…………临也、你……”静雄的目光落在尴尬的部位,脸上染上一层绯红。
“…………还不都是你弄的……我都说了快住手了……”
“……………………我以为、你……怕痒。”静雄扭过头去,声音也放低了。
所以说你去死!笨蛋!死处男!心中又狠骂一句。但是现在………………
“小静……………………帮我……”
静雄在自己轰鸣的心跳声中回头,正对上临也水雾迷蒙的红瞳中恳切的目光。
这样的临也、还是第一次看到。
“……小静、快点……”
“临也……”拽着着对方的胳膊把软绵绵瘫着的身体拉起来打横抱到怀里、
“小、静……卧室在楼上哦。”好像猫一样柔软的身体微微颤抖,临也拉着静雄的衣领攀到他耳边低语。

=====================
卧室依旧保持着主人慌慌张张跑出来应付不速之客时的样子。倒进掀开一半的棉被里之后临也迫不及待地搂住静雄的脖子索吻,脚下被拖鞋绊住的金发青年差点被拉着一起摔倒。对方的口中似乎还残留着夜间洗漱后留下的清淡薄荷味。柔软的舌头纠缠上来主动邀请自己进入。一手环着他的腰另一手撑在床上,静雄回忆起平时工作时候听过的技巧来回应那个发出邀约后就不知所措的家伙。反客为主地捕捉住他的舌尖吸吮的静雄此刻发现这个总给人精干印象的情报贩子在这方面笨拙得好像初恋的学生。最后放开他的时候细长的红瞳里的水雾已经凝结着从眼角滑落,由于缺氧显得更红的脸上蒸腾着露骨的情欲。
“小静……”
临也细长的手指摸索着对方的皮带扣,却哆嗦了半天没能解开。静雄抓住他的手放到嘴边细细亲吻后含住他的指尖。
“你不要动。”轻咬着指尖说出含混的台词,唇齿间的动作又让临也倒抽一口气。脱下他的裤子后看到束缚已久的欲望早已高高顶起濡湿了内裤,静雄隔着布料按了按,身下的人不出所料地叫出声来。
“……真敏感。”
“够、了小静……怎么都好你快点!”断断续续地喘着,临也抓住对方的手压到自己下体上。
“知道了、烦死了。”推开他的手,然后扒掉内裤握住已经压抑不住的情欲中心,拇指肚在顶端的开口轻轻搓揉。
“唔……啊、啊……哈啊……”一只手覆在脸上,临也随着静雄手上的动作难耐地扭动身体。尝试着恶作剧一样改用指甲刮过,果然如愿地听到他陡然拔高的呻吟。松开口中对方的手指静雄板开他遮着眼睛的手,发现手背已经被眼泪浸得温润一片。
吻了吻他眼角的泪痕,静雄那边手上加快了动作。
“要射了么?临也?”
“啊、啊啊……嗯啊小静!啊、啊……已经……不行了————!!!”
尖叫着弓起身体,临也终于在静雄的手中释放。
“嗯……哈啊……………………”
看着目光涣散地倒回床上的临也,只感觉燥热就好像残留在自己手心的粘腻一样缠绕着肌肤挥之不去。
可恶!尴尬暧昧的场面让静雄不知如何应对,正当他甩甩头打算出去吹风抽根烟冷静一下的时候——
“等、等……小静”
折原临也的手指捉住了自己的衣袖。
“……你要去哪……”
自己正被拉回床边。这跳蚤明明已经没什么力气,但自己甩不开他。
“小、静……”对方的胳膊攀上自己的肩。
“跳…临也你……干什么?”静雄觉得自己的声音有点发抖。
“小静……”挂在自己脖子上的临也的气息从耳边传来,细软的黑发带着好闻的香波味道“小静……抱我……”
“临也你、说什么?”
“……已经忍不了了。都是小静的错所以小静要负责!”搂着自己的脖子临也的身体软软蹭上来,简直像引燃了干柴一样体内的热度瞬间涌上头顶几乎要把理智焚烧殆尽。
不行、这样太变态了不行。
“临也你做什么快、快放开……”
抓住他的后领把腻在自己身上的身体扯下来丢回床上。
“小静、……真是害什么羞嘛……明明自己也硬了。”临也一翻身又抓住的静雄的皮带扣。
“还是……还是这种事情都要我主动帮你?”
这次顺利解开了,在金属的碰撞声中静雄呆呆地看着临也拉下自己的拉链扯开内裤然后握住那已经挺立的分身把嘴凑近过来。
不行、不行。这跳蚤到底在发什么情!
“你给我住手!”
一把抓住临也的头,把他面朝下按进床上乱七八糟的被褥里。
“你那么想要就给你!我自己会做不用你动手!”
“唔……好粗暴……”甩甩头从他的手掌下面逃脱,趴在床上的临也回过头“小静、喜欢背后?”一边说着一边主动撅起屁股。
“……真的进得去么?”喃喃自语着一手扶上送上来的臀部,不但形状不错手感也……静雄小小地捏上一把对方立刻哀叫出声不自觉地扭着腰。
真色情。这么想着吞了口口水。 “要进去了,临也。”

“……唔、好紧……你放松点……”没想到对方里面又烫又紧,几乎到感到疼痛的地步,静雄也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
“哈啊……唔………………啊啊、”身下的家伙紧紧攥着床单,大颗大颗的泪珠涌出来和汗水一起沾湿了鬓角“可、可是……我……”
“临也?很疼么?”
“……还好、啊………………小静、你……继续、”
明明连话都说不连贯还要逞强,静雄俯身舔去他眼角的泪花,在他耳边安慰“忍一忍,别那么紧张。”
明明只是个跳蚤,自己干嘛要对他这么温柔啊?搞不懂自己再干什么。心里无奈地叹了口气,但是现在这个家伙不会恶作剧不会摆出恶心的笑不会说那些讨厌的台词也不会对自己动刀子,这样乖乖地示弱,老实的临也,真是出人意料的、非常的可爱。
终于全部埋入对方的身体,静雄双手撑在床上喘着气“你里面……好热……”
临也细碎的呻吟不知何时已变得迷离甜腻,在破碎的字句里静雄勉强捕捉到他对自己特有的称呼的发音。
“临也?什么?”
“小……小静、唔啊………………啊、已经…我没关系的,小静你……可以动……”
尝试着抽动一下耳边立刻响起对方带着欢欣音调的高亢叫声,男人也可以发出这样的声音的么?开始沉醉其间的静雄一边继续抽送的动作一边在他后颈裸露的皮肤上一阵轻啃。
“啊啊啊、小静!”临也身体的反应加大了。喜欢这样么?静雄试着摸索到他的胸前捏住那一点揉搓,然后含住小巧的耳垂在他耳边发问“这样、舒服么?”
“嗯啊、啊!小静!……好、好舒服、嗯、嗯!小静、小静……”随着静雄的动作扭动着身体,临也忘我地叫着对方的名字。
“临也……”好像回应他一般,静雄开始加快节奏。
“唔啊、啊啊啊!小静、不行、不行了!”
“要射了么?”
“小静、啊啊啊!我、嗯啊啊啊——!”身体剧烈抽搐着,临也再次达到绝顶。收缩的内壁紧紧包裹着让静雄也达到了界限,最后关头他迅速从临也体内抽离,滚热的白浊四溅在对方形状漂亮的臀部,沿着大腿滴下来。
太色情了。看着眼前的画面静雄的脸颊又是一阵发烫。
“唔……哈啊…………啊……小、静……………………”趴在床上大口喘气的临也吧涣散的目光集中到自己身上“小静……你在……干什么啊……………………射、射在里面、啊……又不会、怀孕……”
“…………呐、临也…那就再来一次?”
“……小静你真是…绝伦。”

坐在床上把对方抱起来,已经没什么体力的黑发青年搂着自己的脖子双腿环上自己的腰。这次进入没有费太大力气,湿润的结合处抽插时发出淫靡的水声。临也把下巴靠在静雄肩上卖力地扭着腰迎合对方的动作,室内充斥着暧昧粘腻的喘息。
“唔……小…静、这次……”
“什么?”
“这、次……要好好射在里面……哦……”
“……知道了。真是……欲求不满。”
“……都是小静……你、害的啦……”

==================================
“唔………………”
睁开眼的时候一团金发正挡在自己眼前。
“……小静?”
“醒了?”
“嗯………………好累哦……小静带我去洗澡……”感到一身粘腻临也撒娇地抱住静雄的腰。
“……哦”
“哎、小静突然好温柔”立刻就被抱起来带往浴室,临也开心地往对方胸口蹭。

“……不晓得会不会洗掉……”要把怀里的人放进浴缸的时候静雄的动作停住了。
“小静你……该不会真的想让这几个字在我身上挂一辈子吧……油性颜料对身体有害啊……”想到自己身上对方的签名临也突然觉得头痛了。
“否则我为什么要写啊……真是……”
“……什么嘛…反正我已经是你的……”
“嗯?什么?”
“…………没事啦!可是小静啊……再怎么都是会洗掉的吧?用到沐浴露什么的……”
“那等等再写一遍。”
“……你…………”这个笨蛋没救了!临也忍不住扶额“算了,小静把毛巾给我。”
“……哪里的?”
“那边啦………………哎…?”
爬起来探过身指的时候临也无意间看到镜子中的自己。
“小、小小小静这是什么!?”
“我写的啊”
“什、什么时候!?”
“你睡着的时候。”
啊啊啊啊啊——————这个人、他到底再想什么嘛!折原临也捂着自己的屁股觉得自己的脸快被高热烧伤。
形状好看的可爱屁股上,用同样的黑色油性笔写着“我的!不许碰”几个字,丸文字的假名签名歪歪地延伸到一侧的大腿根部。
————————太丢人了!
“居然这种……这种地方……………………小静你这个大笨蛋!!!!”

=====================
AKIWO桑更新R18了所以我也R18(挺
=====================

终于写完了我……整天脑子里是什么……(跑开

Categorie:凶都异闻录  引用:(0) 留言:(6) TOP

Next |  Back
洛洛你真棒!
我仿佛看到了AKIWO桑笔下那眼神无辜的小静完美再现了!
谁来把这个梗给AKIWO桑寄过去啊(捶地
跳蚤好可爱!
我好喜欢最后的邀约!
接下来是要画对吗洛洛加油!

PS.小静你可以在旁边填一行おれの食うな来表示所有权www

nian:2010/06/07(月) 23:27 | URL | [编辑]

后续里小静会往他屁股上写的
“我的!不准碰!——しずお”
多完美!(够

妹抖洛:2010/06/07(月) 23:34 | URL | [编辑]

噢噢这可真棒WWW,你居然真的写了,夸奖你好么洛洛WWWW
毛笔PLAY好赞(我在变相的夸奖自己OTLL
后面的红酒PLAY也……(ry
于是后续卡了你是在吊胃口方面也在学习AKIWO様么…(我猜中真相了么我真惊恐
所有权美死啦,快点后续——
AKIWO那边估计今天晚上就……你懂的W

魔PAPA:2010/06/08(火) 11:16 | URL | [编辑]

AKIWO桑今晚更新我也要明天才写得出了嘛(打
这样下去我也要对自己的形象表示不安了(捂脸

妹抖洛:2010/06/08(火) 11:24 | URL | [编辑]

今天早上起来去P站逛了几个肉作者再过来看这文我……///
妈妈跳蚤好萌!嗯他果然要主动?洛洛你对屁股到底有多执着?我看到对屁股的描写……笑了
嘿嘿你的形象已经是邮小姐了(盖章

nian:2010/06/10(木) 11:14 | URL | [编辑]

我是屁股星人嘛(1s
好想拍打好想捏(快停止幻想
形象的问题……………………哈哈今天天气真好!!!

妹抖洛:2010/06/10(木) 14:53 | URL | [编辑]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Next |TOP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