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5.04・Tue

作者撞到头系列【四木临】

我不知道我在干啥……………………远目。

PIX上突然四木临多起来了 某长条漫和某张落书有萌到我可恶!
按照这个发展来…………………………
啊啊怎么都好啦反正就是自从XXXXX一来我一直都在不自重wwww

来吧诸君——!

人家的初H哦请轻戳……
====================================================

在同一街区走过一遍又一遍,最后终于立定。
折原临也把捏的滚烫的手机放回口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时间应该差不多了吧?是时候做决定了。现在的时间刚过晚上九点,街道上依然车来人往的热闹,但是对于学生来说已经是差不多宵禁的界限了。所以即使是穿着有点流气的改短学兰的临也此刻在街上也显得突兀。
如同下定决心一般,把书包往肩上拉了拉,临也向前迈出步伐。
眼前是某处高级宾馆的大门。

自动门在自己身后关上的时候感觉犹如被隔绝进了异空间,原本包围着自己的喧闹瞬间消失无形。露出疑惑但依然摆着职业笑容的服务生来向自己询问,报出那个房间号的时候对方的表情出现一瞬僵硬。一个人站在电梯里的时候一瞬的失重感让他产生和现实脱离的错觉,回头看到背后装饰镜中陌生的自己。哈!原来自己也会有这种表情嘛!露出自嘲的笑让自己看上去轻松一点,在机械冰凉的叮声后走出压抑的空间踏上走廊。地上铺着厚厚的绒毛地毯,把自己发出的一切声响吸收——除了胸腔中回响的心跳。

抬头确认了房间门牌后临也抬手敲了敲门,得到回应后转动冰凉的黄铜门把推门进入。
暗黄色灯光笼罩的客房中,那个男人穿着白色浴袍半躺在沙发上。
“还以为你不会来呢”男人坐起身,把视线从正播放棒球赛的电视屏幕转投到自己身上。
“怎么会”耸耸肩把书包丢到沙发一边“四木先生的邀请我怎么敢拒绝啊?”

被称为四木的男人,掌握着池袋的黑帮——栗楠会的高级干部。是还是高中生的见习情报贩子临也的老主顾了。开始的时候有过是不是应该和黑道扯上关系的疑虑,但对方出价的手笔和重信用的作风让自己最终带着轻狂的挑战心铤而走险。
这次的交易、仅以数额来说,是临也目前为止接到最大的一票买卖。但却不是他主营的情报。
前不久,事件中意外失手的临也被扣上了100万的负债。对于学生来说无异于天文数字。就算自己有点额外的小收入,对此也只是杯水车薪。
走投无路之际向他伸出手的居然就是这位四木先生。
「听说你最近情况似乎很不妙啊?对学生来说真是不得了的数字呢。说起来平时也受到你不少关照啊,要我帮你一把么?」
「不用了,我可不想接受栗楠会的关照什么的。」接到电话的时候心中立刻被困惑和不安填满。居然被对方察觉了呢。
「无关栗楠会。这只是我的个人决定而已。」
「当然我可不会白白帮你,代价就是你本人可以吧?折原临也君」
「……好意我心领了,可我觉得自己还不适合加入黑道那种……」
「哈哈,话没说清楚真抱歉啊。我的意思是,买你的一晚上啊小鬼。」
呆然、愕然。出乎预料的发展。拒绝?当然的选择吧。可是现实情况已经不容自己找出更好的选择……还有以对方的身份,已经根本不是提议而根本是胁迫了吧。这是从一开始就只有一个的选择肢。
「哈哈…果然在池袋、能让我害怕的只有四木先生了啊……」苦涩的干笑。

----------------------------------------------

在对方指定的时间到了指定的地点,眼前的男人示意自己坐下。
身体陷入柔软的真皮沙发时有种就此坠落的错觉,对面的男人把一只水晶玻璃杯放到自己面前然后注入了琥珀色的液体。
也许下药了吧。反正也没差,已经到这里了又还能如何?伸手去接杯子的时候对方却突然把杯子移回自己身边。
“哎呀差点忘了,你还未成年吧?不能饮酒呢。”
让未成年少年售春的人也好意思说。这是一开始就在耍自己么。露骨的嫌恶眼光投过去。
“四木先生真是严格的人啊。”
“哎,性格和工作有关嘛,没办法。”不理会挑衅一样的发言,男人脸上依然是一成不变写满不耐烦的表情。
“怎么,放学后没回去过么?”对方的目光指向自己丢在一边的书包“让家里人担心就不好了吧?”
“四木先生真是,明明知道我家的情况的吧?”父母远在国外工作,也没有其他亲戚会关照自己,就算是两个妹妹听说他不回来也只是表示“唉又要吃便利店便当了临哥好讨厌”而已。
“呵、别这么说嘛。我又没有打探人隐私的嗜好。”
“……嘛,那我就说这么多哄小孩子的话了,言归正传,你过来就是同意接受交易了,是吧?”
“四木先生才是,答应的东西应该不会反悔吧?我是不觉得自己有那么大价值倒是……”
“你是第一次和我做生意么?”仰头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成交。”
“我在里面等你,你先去洗个澡准备准备。”
丢下一句后四木起身进了套房里面的卧室。留下临也在飘荡着酒精甜香气息的房间里。

“呼——”从浴缸满溢的热水中伸出头,长长叹了口气的临也,再次环顾了陌生的浴室后,拨开前额的湿发站了起来。
——就这样吧。
把自己擦干以后发现浴室里没有给自己用的浴袍之类的样子。是要自己就这样光着过去吗?真看不出来是个恶趣味的大叔呢。应该说对方这样的性取向自己也全然出乎意料?啊啊该不会还有什么变态的性癖吧……临也觉得自己的动作有点僵硬了。“啊啊……好可怕啊……小静……”
无意识间吐出的名字让临也吓了一跳。心脏猛地被揪住的感觉让他确实地觉得自己是在害怕了?但是为什么是他……浮现在脑中的灿烂金发和熟悉的脸上似乎是淡漠的表情,陌生又似曾相识的场景。双手捂着脸靠眼前的现实让自己突发高热的大脑冷静下来,临也对着镜子摆出了自己最擅长的坏笑。
好了临也、不过是一晚上而已,快点让他结束吧。

--------------------------------------

最后临也还是穿上了刚才换下的衣服。算是不想让对方如愿的小小反抗吧。走进卧室男人调侃的声音响起:“折原君原来有着衣PLAY的习惯啊?”
呿!该死的变态大叔!心中暗骂着,脸上还带着营业笑容不紧不慢地反驳“宾馆没有准备替换衣服我也很为难的啦四木先生~”
“还是挺能说的嘛,小鬼”把手中把玩的空酒杯放在床头柜上,向临也示意“过来。”
简单的两个字,命令的口吻。无声地吞了口口水,临也走向床边。
至少房间里自己所能看到的地方没有奇怪的道具之类,应该不会太过分吧?心空空地悬着,这种无法预测之后发展的情形临也非常讨厌,喜欢暗中掌控一切、操纵事件推进的自己,现在却完全地任他人摆布。
“上来。”又是简短的命令,男人把原本盖着下半身的的毯子掀开,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像猫一样无声轻巧地爬上床,临也张开腿跨坐在对方腿上。
“小鬼、你在害怕吗?”
男人的手覆上他的脸,然后向下移动抚摸着他的脖子。
“哪有…”不假思索地做出否定发言的临也,像是为了证明这一点俯身舔了舔男人的嘴唇,然后微微抬起眼观察对方的反应。
“在发抖呢。”男人扶住自己的后脑,“我倒是不讨厌逞强的人啦,不过……”脑后的手加重了力度,“过头的话,可是会受伤哦。”

头被制住无法逃避,对方欺身向前含住临也的下唇,然后舌头轻易撬开他紧闭的牙关侵入。残留的酒精的辛辣让自己口内进一步升温,不能反抗,但也不知该如何回应,只好任凭人攻城略地。
“呜…………唔……”氧气似乎也一点点被夺走,渐渐觉得支撑不动的身体慢慢下沉。
这时候男人终于放开了他。
“哈……啊………………”双手支撑在对方胸口勉强支住上半身,临也口鼻并用大口呼吸着久违的空气。
“还真是个生硬的小鬼。”四木在他耳边嘲笑,说话间的气息让他一阵战栗。
然后临也听到硬物砸到后面墙上然后落到地毯上的闷响。
“明明是个小鬼,却带着这么危险的东西呢。”
用眼角看到的是自己藏在身上的折刀。到底是什么时候——一瞬间身体僵直了。对方单手捏住了自己的脖子。
“不用这么害怕也可以的哦,折原临也君。我要的是你的身体,并不是你的命。”
这一刻临也才真切地感受到现实和对方的目光一样,用冰冷的牙咬紧了自己。

“小鬼,脱掉。”男人松开手,下达了新的命令。
“唉?”
“你害羞的话只脱裤子就好。还是说这也要我帮你?”
“哪敢劳烦您动手。”在屈辱中挤出一个个字,临也自暴自弃地脱光下身把裤子丢到床下。心中蒸腾起对自己这次选择的后悔。
“哦,”四木发出算是赞叹的音节,沿着临也的腰线抚摸到他白净修长的腿。“虽然是个总是惹事的小子,身体倒是保养得挺不错。没有什么伤痕呢。不像我。”自嘲地摸了摸眉角的伤疤,最后大力在临也的臀部扭了一把,听到他吃痛的闷哼后满意地点头。
“表情不错,小鬼。奖励你一下吧。”
还没有反应过来的临也再次被对方握住下巴强行吻住,挣扎着想至少争取一个轻松点的姿势,却因为下身突然传来的冲击而乱了阵脚。
男人的另一只手握住了自己的腿间,用手指摩挲着。第一次被他人这样摆弄,临也的身体无法抑制地颤抖起来。扭动挣扎着想从这上下夹击中解脱出来,对方不得已放开了他的下巴,转而捉住他的一只手腕扣到腰后。
“放、放开!”嘴得到解放的临也吐出拒绝的语言,最后在对方作用在自己欲望上的手指加重的力量下转为高昂的惊叫。
“你放松点,我可不想对小孩子玩拘束。”持续着手上的动作,四木的唇划过临也的脖子,最后在他裸露的锁骨上轻咬一口“又不是很痛的事,干嘛反应这么大。”
“唔、啊………………不……哈啊……”随着男人的动作发出难耐的呻吟,临也用剩下那只能动的手做着徒劳的抵抗。
“搞清楚了小鬼,现在是在交易,合同已经生效了。不要弄得好像我在强暴你一样。”手上再次施力,随着陡然提高的悲鸣,临也纤细的身体好像被电击一般猛地一颤。
“……小鬼难道你是第一次?”带着玩味的表情看着他生涩的反应,四木放缓了手上的力度。
“……烦、死了……这和你,无关吧。”
“有点意外呢。这就难怪了……总之你老实点,我没有施虐癖好,别那么紧张。”
放开钳制着临也手腕的手,像哄孩子一样摸了摸他的头发,然后把他的贴身红T卷起拉到胸口。
身体就这样暴露在他人面前,临也感到一阵僵直。男人的手顺着他的小腹一路抚摸上去,在胸前的突起处轻轻揉捏,然后划过腋下顺着侧腰上下来回爱抚。粗糙不平的手掌摩擦着皮肤,身体里的热度开始躁动起来,临也扭动着身体想要逃避,却不知这样煽人的姿态只能撩起对方的嗜虐心。
握住临也已经高昂的欲望的手加快了套弄的速度,拇指在已经湿润的顶端执拗地摩擦。初次体验的强烈刺激下临也已经无力反抗,只能把头抵在对方肩头压抑住已经无法控制的呻吟。
“差不多了吧,小鬼。”看着起伏越来越急促的肩膀,四木在临也耳边低声询问,或者是宣告。手中用力一握,黑发的少年不可抑制的尖叫出声,在他的怀中弓着身体抽搐不已。
“好孩子”抓着临也的肩膀把他瘫倒的身体扶来,四木把刚刚抚慰过临也的欲望的手送到他面前,“来,舔干净。”
“什……么…………?!”看着对方伸过来的手上自己刚刚射出的白浊,临也的表情因为羞耻和愤怒扭曲。
“舔干净。”对方的声音依然不紧不慢,“都是你自己的不是么,别逼我擦到你漂亮的脸上啊小鬼。”
“…………”松开咬得发紫的嘴唇,凑近对方的手,颤抖着伸出舌头。好苦。这就是精液的味道啊……这么说来对苦味最敏感的部分在舌根吧……为什么用舌尖舔也会感到苦味呢?用乱七八糟的想法塞满自己的大脑,临也把对方的手指含入口中一一吮吸干净。
咽下最后一口苦涩后觉得自己已经无力支撑精神去看对方的表情,干脆一言不发地低头跪坐着不动。
但男人似乎没有给自己太多喘息的机会。
“休息够了吗?”
“什么?”厌恶而无奈地抬起头,对方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什么丢了过来。
是宾馆提供的润肤乳液。
“你是第一次,我也不想弄得你很痛。你自己做扩张准备吧。”
这种事情————!!!
“…………啊哈哈、四木先生您还真是精神方面的ドS啊。”面对男人提出的屈辱建议临也甚至已经找不出能骂得回去的语言。他伸手抓起淡色的小瓶子,把里面散发着淡香的滑腻液态物挤到自己手上。
至少对方还知道给自己润滑剂,还不算太糟。
微微张开双腿,把沾满乳液的手指伸向自己身后的入口。犹豫着停顿一下后,试探着插入第一根。
“唔…………”被异物侵入和手指被自身慢慢吞噬的感觉让身体紧张起来。好紧……只是一根而已已经……大口喘气的临也咬咬牙,忍耐着将手指探到底然后从旁边加入另一根。好痛……真的能插进去吗?临也开始怀疑从A书里得到的知识。面前的男人正以怎样的眼光看着自己这种羞耻的样子?想都不愿去想。
终于插入两根手指后临也试着在体内活动,手指上的细小皱褶的感触被敏感的粘膜无限放大,身体不由阵阵颤抖。
已经不想再被对方这么看下去了。这么想着的临也拔出手指抬头迎上四木的目光。
“够了,请开始吧。”
“小鬼你确定准备好了?等等就算喊痛我也不会收手的哦。”
“这种事情反正是一开始就决定好了的吧?四木先生?”凑近男人面前,临也扬起嘴角“那就请快点开始然后早点结束吧。”

-------------------------------------

扳着临也的双肩让他转过身背对自己,四木敞开披在身上的浴袍。“坐上来,小子。”
从目尾确认对方挺立的欲望的位置,临也动作僵硬地慢慢放低身体。数倍于自己手指的质量压迫挤入体内。即便拼死咬着下唇也无法压制住颤抖细碎的呻吟,手指紧紧攥住床单,指关节微微泛白。进去多少了?目光越过凝结在睫毛上的冷汗和眼角的泪花偷偷看过去。不行,好辛苦,果然这种事情,自己已经————
“麻烦的小鬼。还是我来吧。”
“!?———啊、啊啊——————————!!!”
察觉到动作的停顿,四木抓起临也的脚踝提起分开。失去支撑的身体跌坐下去,全身的体重都加诸于那一处,炙热坚挺的凶器完全没入自己体内。在撕裂的痛楚下临也像是被挤出体内全部空气般失控地放声尖叫,大颗大颗的泪珠从眼眶中滚落。
“忍耐一下。”男人安慰似地托起他的臀部在大腿内侧爱抚,临也只是用带着哭腔的声音断断续续地吐出不成句的讨饶“痛…………好、好痛……………………啊、啊……”
“忍耐,”男人埋首于临也颈窝舔去滑落的汗珠,一边揽过他纤细的腰肢让他靠到自己身上。对方的气息和手掌抚摸的感觉让临也体内原本集中于几处的燥热感伴随着疼痛沿着神经向全身扩散。
“哈啊……啊、………………”难耐地抬起头喘息,突兀地刺进自己半张的眼里的是周身被情色缠绕的自己的淫荡的姿态。
“……什、么………………这——————”
异常恶趣味地、天花板上装饰着巨大的镜子。
巨大的羞耻心让临也不禁浑身颤抖,逃避似地低头闭上眼睛,挤出更多泪水。
“比想象中更有趣啊,你。”身后的男人开口了,“哭成这样?明明被你那个怪物朋友打断肋骨也没掉过泪吧?”
“………………”
听到对方突然提起自己熟悉的人,临也倒抽一口气动了动嘴唇,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说来那小子真是可怕啊,简直是人外等级。亏你这样都还能陪他玩这么久?”
“……不、要…………”
“这么说小鬼你好像很在意他嘛,你惹的那些破事最后都是针对他。”
“不要……不要提他………………”已经混沌一片的脑中大量涌入同一个人的身形面孔神情声音,他们搅成巨大的漩涡几乎要让自己在晕眩中崩溃。
“其实你是喜欢他的吧?”
“不、不是!住口!”
“哎?不对吗?意外啊,原以为你们是那种关系。”
“够了!不是!住口!……!?啊、啊啊————————”男人再次握住了自己又一次抬头的欲望。
“所以我有点吃惊啊,原以为你至少和他做过了,没想到是第一次。”
“啊啊……啊、不……要………………不要说了…………”拼命摇着头否定的临也,感到自己的心脏在对方施加的身体和精神的双重苛责下快被挤碎。
“有点可怜啊……明明是第一次…………”
“…不要…………啊、……不要……………………”
“却不是和喜欢的人做。”吐出戏谑的残酷话语后,男人的手指给了临也最后一击。
“————啊对了,那个小子叫什么来着——————?”
“不、不要——静、小静——小静!————啊、啊啊啊——————!!!”
尖声哭叫着,身体猛然绷直,头如同要折断脖颈般向后仰,临也第二次在男人手中释放。

“哼、做的时候居然叫着别人的名字,真是失礼的小鬼啊。”满意地看着两眼失神瘫倒在自己身上的少年,四木伸手抓住了他的后颈。“你也差不多爽到了吧?接下来就该我了。”
把临也向前押倒在床上,男人抬起他的臀部,固定住他的腰开始抽插。
倒伏在床上的临也已经无力反抗,只能随着对方的节奏沙哑地呻吟。撕裂的疼痛已经被钝重的麻木取代,酸软从尾骨开始沿着脊柱侵蚀全身。脑内支离破碎组合不出一点有用的信息,泪眼迷蒙中周遭的世界都在扭曲,临也突然惊觉:自己在哭吗?如果是的话这大概是有生以来首次如此放纵地哭至一败涂地。
“哈啊……嗯、啊啊…………!!”身后的男人突然抓住自己的大腿根部拉高往两边打开,体内节奏力度突变的摩擦和腰部反向弯折至界限的痛苦让临也的音调拔高,加快的抽送节奏让他隐隐猜到之后的发展。残酷的现实具现成冰凉感触地抵在他的颈后。
“不、不要——————不要啊啊——————!!”把最后一点气力爆发出来挣扎,即使知道事到如今一切都只是徒劳而已。
胸口好痛。厌恶后悔不甘屈辱不安恐惧…………为了不让自己被这些情感撑破般地奋力挣扎、叫喊。
随着最后一丝气力的流逝,终于纠缠着自己的心的只剩下越发沉重的恐惧。绝望和无助中临也脑中闪过求救的台词。
救、我——谁来……
小静——————为什么是你……
为什么这种时候————想到的还是你呢?
——————最讨厌了、你、向你求救这样……
最后感觉的对方的炙热在自己体内爆发的时候好像有电流瞬间通过全身,视野被漂至全白,然后好像关闭的电视机一样在黑暗中收缩成极小的一点。
……结束了。
心里这么说着,眼前的屏幕终于一片漆黑。

看着在一阵剧烈的痉挛后像被切断操纵线的木偶一样颓然停止动作的少年,四木从临也的体内退出,看着他摔落在床上死死睡去。
“……没用的小鬼、嘛,对小孩子要求也不能太高吧。”
舒展开临也蜷缩的身体让他躺平,把团成一团丢在一边的毯子替他盖上,四木起身抓起床头柜的酒瓶关上灯离开了卧室。

------------------------------------

在薄暗的房间中醒来时已经不知过了多久,临也支撑着钝痛的身体想爬起来,腰间的酸痛却像铁锤一样把他打回柔软的被褥中。
“终于醒了啊,小鬼。”
男人已经换上了平日的西服套装,坐在不远处墙边的椅子上看着自己。
“………………”想说什么却只能发出含糊沙哑的声音。干咳着清了清喉咙后终于能把话说出口“现在是什么时间?”
“嘛,你现在赶去学校的话还能赶上下午的课吧。”
翻身仰面看着天花板的镜子中一脸疲惫的自己,临也扬起嘴角似笑非笑“今天逃课算了……”
四木从怀中掏出什么丢在一边的茶几上“卡里刚好是100万。”然后他起身,掏出钱包追加了一叠现金“这点钱让你打车回去,如果爬不起来在这里继续睡一晚也够。这次交易就这样吧。”
“呵呵……四木先生真是体贴啊。”在床上抬起头目送男人走到门口,临也的表情似乎恢复了一如既往的轻松。
“你的分数——大概是80分吧。”把手放到门把上的男人突然回头说“以第一次来说还不错,期待你以后哦。”
“………………啊哈哈、我看还是不用了吧。”笑容僵硬地看着男人关门离开,临也“咚”地倒回枕头上。“这种游戏……我可不想在玩第二次了。”
“对了小鬼”门突然又被推开,在门口露出半身的四木指着自己“你穿着学生服做的样子确实不错呢,加5分吧。”
瞠目结舌、面颊发烫的临也攥紧了自己身上学兰外套的衣襟,然后操起床头柜上的酒杯狠狠砸向再次关上的房门。
“去死吧!变态大叔!!!”

========================================

为何我的生涯第一篇H是四木临……………………………………远目………………
我应该写9913的呀!!!

日 写完了………………
我要加入不敢看第二遍协会(什么东西……

简直充满了作者本人的恶趣味(着衣PLAY 轻微SM 言语责め NTR(何!?
售春什么的最喜欢了!(自重
表面逞强其实很纯情的临也最喜欢了!
稀里糊涂把第一次给出去然后后悔地在墙角吞泪的跳蚤最喜欢了!(咦?

我大概是扭曲系GAL和H漫看太多了………………………………好变态…………(扶额

Categorie:凶都异闻录  引用:(0) 留言:(5) TOP

Next |  Back
什么,什么什么什么!怎么能停在这里呀!这才跨入门的第一步啊!

炎鸟:2010/05/04(火) 01:23 | URL | [编辑]

第一次不是该给静临的吗(咦
就要这么变态才好啊=3=
不对还不够变态!
期待你下次写点重口的!(你住口

狗血姬:2010/05/04(火) 22:22 | URL | [编辑]

洛酱我来玩了XDDD
第一篇H居然是四木临……好震撼,好刺激(?
不过这文为什么我意外觉得有萌点……在成年人面前临也也终于……又被戳中奇怪的开关了(糟
姑娘写点静临字母文吧=3=

nian:2010/05/07(金) 18:51 | URL | [编辑]

哦哦哦姑娘你来了~~~
我撞到头不自重了别管我……(都是P网作者的错!今天去シア家里发现她也加入这趟……)

大家鸡血四木临的原因就在用可以玩静临不能玩的……很多内容……

妹抖洛:2010/05/07(金) 20:09 | URL | [编辑]

对啊受颜大大也……但她笔下连四木都一副受样OTL
今天不知道看到几个神样投奔四木临了……
话说确实四木临的话能玩静临不能玩的……四木临下的静临也很……糟糕我果然是后妈(捂脸

nian:2010/05/07(金) 21:20 | URL | [编辑]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Next |TOP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