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3.23・Tue

于是又码字了……

继续码丢头同人……
这就是沉迷 (死

这篇不长 反而拖拖拉拉磨很久(taobao万恶……)

CP继续静临 嗯
平和岛静雄有时候觉得孽缘这个东西绝对是实实在在存在的

比如今天
汤姆先生带他跑去别区讨债然后固定剧情发展地他发飙把债主挂到了隔壁人家院子的树上
啊啊薪水又要扣掉该死的赔偿金了!!!
从暴怒恢复到扑克脸 静雄就地告别留下收拾烂摊子的汤姆先生 独自踏上吹风散步之路
回过神的时候已然夜幕降临 穿着吧台服的金发男子发现自己正站在港口 清凉的海风拂面 静雄点上烟抽了一口 默默看着瞬间就被吹散的白烟
可恶怎么还是这么不爽
在胸中袅袅盘绕的烦闷看来无法如此轻易散去

不知发呆抽烟看港区的点点灯火过了多久 突然由远及近的引擎声打破了四周的宁静
一辆看起来就慌里慌张 挺可疑的灰色小车一个急刹停在不远处的码头边 几个慌里慌张 两个非常可疑的人影从车上蹿下 打开后备箱 拖了个万分可疑的什么东西出来

他们可能没注意到站在一边阴影中的酒保先生 可是就算天色昏暗还带着墨镜 平和岛静雄的跳蚤雷达和折原临也侦测器都明明白白地告诉他——那个万分可疑的东西就是某个该死的情报贩子
不是吧!老子跑港区来散心都能碰上你真是倒霉!!!你就不能让我清闲一点好好在新宿呆着么!
静雄磕巴一下捏断了抽了一半的香烟

正当他考虑着能不能抡起旁边的集装箱砸过去的时候 非常可疑的人影们做了件让静雄内心发出小小疑问词的举动
他们抬起情报贩子 1、2、3 划过一个跨度不怎大的弧度 扔进海里去了
唉?啥状况?噢跳蚤你终于失足被杀人灭口了啊哈哈哈哈哈!虽然想说沉东京湾什么老土的梗可这种丢人的死法还真是大快人心啊!!!
…………………………等等我这是在做什么喂搞什么啊为什么我跟着跳下海去了然后这又是什么状况!!?
等平和岛静雄的大脑能这样吐槽自己的时候 他已经在水中抓住了折原临也衣服后面那顶帽子 当他开始犹豫是不是该松手让这混蛋一沉到底的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拽着那家伙快浮出水面了
好吧静雄再次对自己总是做出超前反应的肉体认输

把浑身湿透的临也弄上码头的水泥地上的时候那灰色可疑车辆早不见踪影 金发男子拢拢黏在前额的湿发然后低头打量自己脚边一动不动的家伙
用脚尖踢一踢 嗯 还是一动不动的
该不会早死了吧?哦原来如此我目睹的不是杀人现场而是抛尸现场哦!
心中的烦躁开始不断上升扩张 掏出烟想来上一根却发现他们已经被海水泡得滴滴答答
可恶!抡起胳膊把烟盒丢向大海后 静雄蹲下身查看传奇情报屋的尸体
临也的双手被反拷着 双目紧闭 嘴唇几乎和脸色一般苍白 配合一身黑衣和湿漉漉反射着惨淡灯光的黑发 无限让人联想到某种单色相片
静雄把手覆上他脖颈冰凉的皮肤时 发现其下依然微弱却规律地跳动着

搞什么啊 没死嘛!
静雄站起来长舒了一口气——然后他发现自己这意义不明的举动后强迫自己把之延长为啐了口唾沫
又一阵海风吹来 打了个寒战 把脑中“是不是该给他做人工呼吸”这样恶心的想法和一身鸡皮疙瘩一起抖落 似乎是犹豫片刻后 静雄弯腰 伸手 抓着临也的脚把他倒提起来
然后用不至于一击就把情报贩子单薄的身板砸穿脆弱的脊柱打断的力度 拍打他的后背
一下、两下、直到看到对方吐出一口水然后痉挛般咳起来时 松手把他丢回地上

折原临也蜷在地上咳成一团 艰难地转过头朝静雄这边看了一眼 全身明显地剧烈一震 然后更是像要把肺咳出来一样继续吐水
喧哗人形静静地站在一边看着无敌素敌的情报屋落魄的样子
终于临也同学还是没把自己的肺咳出来 呛进去的水倒是顺利都吐出来的样子 他仰躺在地上 摆出招牌式的欠揍笑脸
“哎呀我就想是谁这么粗暴啊 原来是小静啊 我说我们的保健老师不是这么教你救溺水濒死的人的吧?拜托小静你上课用点心啊”
“哦?那麻烦临也老弟你再溺次水我看看是不是能回想起当初学的什么正确方式来救你啊?”一边这么说着静雄提起脚把地上躺着的半死不活话却很多的人往码头边踢
“哎哟痛痛痛我认输 认输啊暴力小静!话说这里不是池袋啊你别不讲道理……”
我不讲道理的话你早就是水鬼了好不好!当然这句话静雄没说出口 他狠狠瞪了临也一眼 对方意外老实地收声了
“你这次怎么回事?”
“哎?啊?”被出人意料地一问 临也微微一怔
“嘛 如你所见 意外恶劣的顾客呢”
很快情报贩子就恢复了伶牙俐齿
“虽然我是职业道德良好 但也不是路边出血大赠送的甩卖商铺哎 更不是什么三包售后服务的慈善家 所以对那种自己搬石头砸自己脚的笨蛋买家实在是没什么话好说 就好比考试作弊抄错格子不说还被老师抓住狠批一顿之后却去提供答案的同学那边找茬 所谓的吃软怕硬吧 人类的本性呢哈哈哈哈……“
想要继续大笑着发表人类爱哲学的临也 发现这种行为对他那刚刚快咳出来的肺来说是个负担 只得乖乖地中途打住
一边俯视着他的金发青年用简短一个哦字表达了自己对事情前因后果的感想
那么被一群笨蛋弄成这样的你又算什么呢
当然这句话静雄也没说出口 但老相识的情报贩子似乎还是读懂了他的表情
“切 我和怪力乱神的小静可不同 不讲理的暴力什么的真是苦手啊”
说话间临也费力地翻过身 露出被拷在身后的双手
“这种手铐什么的…………………………果然还是要拜托小静啦 来 帮个忙嘛☆”
静——————————
哎?把手铐的链子晃了半天没等到回应的临也扭头看 原本身后的静雄已经不见踪影
不是吧……怎么突然就一声不响跑了 本以为至少要嘲笑几句的吧?落井下石 人类美德啊……啊啊搞不懂的家伙 果然小静最讨厌了!
一边嘀咕讨厌讨厌一边挣扎着想坐起来的黑发青年最后还是啪一下倒回冰冷的地面
“可恶好痛……还真是不会手下留情的家伙们啊”把目光投向自己扭向奇怪角度的左脚 吐了口冷气
“喂断了吧……小静真是迟钝 都这副样子了还扯啊痛死了……哎该不会就是被他扯断的吧这怪物……”
总之现在得靠自己了……
临也认命地支起上半身 一点一点往前方似乎是仓库什么的建筑物的阴影里爬过去
海风吹得人冷得直打哆嗦 这样下去好不容易没被溺死恐怕也要冻死了 到墙边能挡点风 然后蹭着墙可以勉强站起来吧 运气好的话蹭到路边就会遇到好人帮忙…………哎可恶外套湿了好重好重!!!

在用难看的姿势蠕动了一段时间后 折原临也重新趴下重重叹了口气
妈的丢人死了 这样子被别人看到我还有什么脸混!!!不过快了快了 还差一点就能摸到墙脚了!再一点点……………………唉?
带着最后一搏必死决心抬头继续前进的临也和就差一点儿的墙角之间 多出了平和岛静雄的两条腿
唉唉唉唉不是吧|||||||内心的呐喊响彻云霄 临也顶着一头黑线仰望着嘴角叼着烟俯视自己的静雄
“哎哟小静啊你不是走了么怎么又折回来……”
“我去那边的自贩机买烟”
买烟哎哟喂不是吧啊等等自贩机?听到敏感字眼 临也赶紧瞪大眼张望 看看静雄后面的阴影里是不是正拖着那巨大的凶器随时准备砸向自己
不过小静应该没有从影子里拉开奇怪的空间大门掏出不存在的武器的能力吧
“……真是奇迹啊”
沉默片刻 静雄蹲下身看着趴在地上的临也的脸 然后呼地喷了他一脸烟
“我现在看到你的脸居然都不想揍耶”
“咳!……咳咳……小静你干什么啊!!!”
毫不理会对方抗议的声音 静雄像扯路边的野草一样喀吧一下扯断了手铐的铁链 然后抓着后颈把满脸通红 咳得泪汪汪的临也提起来 靠墙边放下
“喂 你腿怎么了?”
“断了”好不容易靠着墙坐了起来 临也活动着有点麻木的手腕 没好气地回答
“没想到跳蚤也有跳不起来的一天啊………………”
有可能是被你扯断的唉!当然临也不会傻到现在说这种自寻死路的话 说实话静雄这么心平气和地和自己对话还真是奇迹发生了
“好了好了你就尽情笑吧 反正今天我是栽了”情报贩子夸张地耸肩摊手 一副自暴自弃任君处置的样子
啪嗒 临也看到吸了一半被掐断的烟带着火星掉在地上 然后被静雄的皮鞋踩灭
啊啊奇迹发生的期限到了绕了个大圈子终于还是要走向完结了么我的人生
深深地叹了口气吐出内心的感慨 折原临也垂下肩低头等待终焉到来
1、2、3、4……咦?
突然感到香烟气味变得浓重 偷偷眯眼看看就发现静雄正蹲自己面前直直瞪着自己
“唔哦哦哦哦!!!小静你这是要做什么!!!”
“哦 你没事装什么死啊?”
没死也被你吓死啦混蛋!!!
不过临也小同学啊 真正吓人的还在后面呢
平和岛静雄突然伸手把折原临也抱起来了
嗯 没错 抱起来了 还是所谓的姬抱姿势
哎哟这又是种什么玩法?!临也拼命想把自己脑中浮现的地狱摇篮杀怀中抱妹杀之类赶出去 小静怎么可能会用这种恶心又不直接的方法下手呢!何况自己又不是妹……
“……那 那个小静啊…………这是……?”
静雄抱起临也后就大步流星往城区方向走去 临也小心地动了动僵直的身体 出声询问
“去新罗家”
“哦”
不用多问了 去新罗家的目的明显不会是把自己宰了拿去煮火锅 就算是了新罗也不会浪费解剖研究素材去当食材的 就算就算新罗脑残了池袋的良心无头骑士赛尔提也会阻止他们的嗯
这么想着临也总算放松下来 果然还是有点冷呢……风吹过的时候 他缩起脖子往静雄怀里钻了钻
“别乱动啊跳蚤”
“嗯”
含糊地回答着 临也把头靠在静雄胸口
可以清晰听到对方沉稳有力的心跳

——————总觉得……怎么说呢 很安心



====================================

后记:
然后我就想起PIX上那个漫来
跑到新罗家
“哎哟静雄你怎么了脑子出毛病了?我帮你打开看看吧!!!”

再然后……

唉在家养腿不能出门真无聊啊……
折原临也在自家沙发上拿着电视遥控器漫无目标地换着台

突然————
轰隆!
玄关传来异响
临也用断腿的小指想也知道是怎回事
“……小静你怎么来了我最近没去池袋犯事你应该知道”
“墨镜”
“哈?”
“墨镜啊临也老弟!!!上次为了捞你掉海里了!这你可得负起责任!”
负你妹的责任啊我的门坏了谁给负责啊!!!再说明明是作者忘记写墨镜的下场了啊喂等等为什么这种时候你突然想起来了呢!?
啊哈哈临也小同学这就是人类的不确定性啊!

Categorie:凶都异闻录  引用:(0) 留言:(2) TOP

Next |  Back
妹抖威武!我喜欢看你这种半吐槽半剧情的文啊哈哈哈哈

我对于某两个天天玩XXPLAY的家伙忍无可忍了你们到底何时滚出东京去结婚!

炎鸟:2010/03/24(水) 10:21 | URL | [编辑]

鸟儿当我开始码字以后我就发现自己是不吐槽要死星人了……

妹抖洛:2010/03/24(水) 11:55 | URL | [编辑]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Next |TOPBack